有奶就流了孩子不够吃_全家一起换着搞

这小子还真的有点性格,“这么说,你不愿给我当秘书,是看不起我这糟老头子喽。”

 “哪能啊,”常宁赶紧搬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理由来搪塞,“刘书记,我非常感谢您能看得起我,可是,可是我不会写文章,从小学到大学,作文都从来没及格过呢,我怕耽误了您的工作。”


 王玉文的心里,其实也不想常宁留在刘为明身边,遂微笑着说道:“那也好嘛,年轻人就是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自己。”

 刘为明心中颇多的不以为然,他的本意是想让常宁当自己的秘书,此番重回青阳,他是准备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大干一场的,地委给了自己足够的权力,现在缺的就是人手,这小子头脑活泛鬼点子多,又有朝气有胆量,正是合适的帮手啊,“臭小子,你可想清楚了,你们水洋公社现在的领导班子处于瘫痪状态,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本来就是个穷地方,缺地缺土又缺水,现在又遇上了大旱,连续一百五十多天没下过一滴雨,今年上半年的小麦和土豆基本上绝收,你知道么,县公安局和民政局昨天送来的报告上说,目前你们水洋公社三万人口中,有将近一半的人已经外流逃荒,你还有信心吗?”

 “刘书记,您说的这些情况我都知道,”常宁点着头,胸有成竹的说道,“两位领导,我觉得,水洋公社现在的局面,关键还在于人,在于广大党员干部的落后思想和不思进取,领袖说过,人定胜天,我们可以战胜不了大自然,但我们完全可以依靠人的力量去适应大自然,从而达到改造大自然的终极目的。”

 王玉文点头说道:“小常,你这话值得肯定,水洋公社的落后,主要还在于人的思想观念落后,建国三十多年来,年年靠上级政府的救济过日子,以致于干部群众们都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天最关心的事,是上面什么时候发放救济粮救济款。”

 “王县长,今年我们石岙生产大队,就很少有外出逃荒的人。”

刘为明坐直身子,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为什么?”

 常宁颇为自得的说道:“两位领导,石岙大队的支书常学军是我堂舅,春节我在家过年的时候,我估计到今年又要发生大旱灾,就劝他动员全大队的干部群众做好了抗旱救灾工作,每家每户都预备了半年多的口粮柴草和水,所以我们石岙大队今年基本上没有人外出逃荒的,连家禽也饿不着,可是,我堂舅向公社报告时,公社的人理都没理。”

 刘为明盯着常宁瞧了好一会,猛地一拍桌子说道:“好,就是你了,军中无戏言,臭小子,我同意派你去水洋公社,你要抓紧时间,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尽快的把水洋公社这个烂摊子收拾好,搞好了有奖,搞砸了你滚回家啃石头去。”

 一边说着,刘为明掏出钢笔,在那张红色任命书上书写起来。

 王玉文起身,拍了拍常宁的肩膀,缓缓的说道:“常宁同志,水洋公社历来是我们青阳县的老大难,现在公社的几个领导,高河北同志担任书记兼主任,可他一直身体不好,长时间待在青州家中休养,现在任命你代理他主持工作,这付担子很重很重,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常宁点着头,“王县长,我下去以后,先详细了解情况,再向县里汇报请示下一步的工作。”

 刘为明也凝重的问道:“小常,你准备怎么做?”

 “两位领导,我个人认为,应该以抓好领导班子和党员干部队伍建设为重点,把抗旱救灾当作所有工作的中心和关键。”

 刘为明把任命书塞进档案袋,站立身来说道:“拿去吧,别搞婆婆妈妈那一套,我和王县长希望听到明天你到达水洋公社的消息,一个月以后,我希望在县城的大街上,看不到你们水洋公社要饭的人。”

 常宁接过档案袋,犹豫了一下说道:“刘书记,我有个请求,农机厂机修车间的黄小冬同志,能不能以以工代干的身份,调到水洋公社当农机员,听说水洋公社缺编不少干部,这个同志是个孤儿,各方面表现都挺积极的……”

 “哼,那是你铁哥们吧,你少在我面前拉帮结派,”刘为明瞪起两只小眼睛咤道,身体却转向了王玉文,“老王啊,这小子人精一个,以后少不得向咱俩要这要那的,你看怎么办吧。”

 “呵呵,这要求不高嘛,刘书记,我看行,等会我打个电话给人事局,让他们马上通过工业局向农机厂要人。”王玉文爽快的说道,脸上不禁又露出了笑意,“小常同志,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要求,索性一块提出来好了。”

 常宁笑嘻嘻的说道:“两位领导,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待我下去调查研究以后,再来向你们要求吧。”

 刘为明笑眯眯的骂道:“臭小子,滚,快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