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液白浊硕大缓缓流出,男女造人全过程|转身就是

今天我要跟纪擎轩去见他爷爷,如果因为这个事情进了警察去,而耽误了这件事情,那纪擎轩的爷爷还不知道怎么看我!

经理让保安带着我去商场一楼的办公室,然后再等警察。

我挣扎着不想走,秦佳梦站咋一旁,不咸不淡说了句,“佳淇,以前你在我们家小偷小摸,父亲母亲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有胆子偷到商场来。”

她和我有着一样的相貌。

说话自然十分有说服力。

经理将我带到商场休息室,同时,也报了警。

警察很快就到了,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因为监控室锁着,晚上才能调去。

本来,他们决定把我带去警察局的,可是经理接了个电话,突然陪着笑脸就把我送走了。

等我出来,她还一再给我赔礼道歉,让我别放在心上。

我心中觉得纳闷。

可当我拿着衣服回到门口,打开车后门时,却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

是纪擎轩和秦佳梦。

其中,秦佳梦坐在门口,堵着我。

无奈之下,我只能坐去前面。

我刚坐下,就听见秦佳梦用关心的语气问我,“佳淇,你没事吧?我怕他们为难你,才找了擎轩,你不会怪我吧?”

我没有说话。

抬头,透过后视镜,正好可以看见纪擎轩的眼睛。

男人的眼睛看着前方,表情淡漠,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佳梦可能看我没说话,也不再自讨没趣,只是,我从后视镜里正好可以看见,她的胳膊勾着纪擎轩的手臂。

车一路开到纪家,秦佳梦和纪擎轩先下车,把后座腾给我,我换好衣服和鞋子。

下车时,看见秦佳梦双手勾在纪擎轩的脖子上,正在索要亲吻。

我快步走过去,站在旁边问,“可以把我老公还给我了吗?”
我的话,让秦佳梦脸色有点尴尬,但是,纪擎轩却根本不搭理我。

他搂着女人的腰,俯身吻了她一下,“乖,晚上回去疼你。”

两个人的温柔互动,我站在一旁,像是一个多余的人。

自己刚才的宣誓主权,无疑变成了莫大的讽刺。

最终,纪擎轩还是送走了秦佳梦,和我一起进了纪家的门。

我们换了鞋进去,佣人带我们去正厅。

我正走着,只觉得右手一暖。

低头,纪擎轩的大掌将我的手暖在掌心,表情淡然,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的心跳得厉害。

我们到正厅时,纪擎轩的爷爷纪严海已经在等我们了。

到了跟前,纪擎轩才放开我的手,向纪严海介绍我。

我们坐下后,纪严海问了我一些问题,我都如实回答。

整个过程中,纪擎轩偶尔会有一些亲密的小动作,或是帮我撩一下头发,或是揽一下我的腰际。

纪严海问我一些毕竟难回答的问题时,他会声线温柔的替我解围。

之后的吃饭也一样,纪擎轩会为我夹菜,会为我剥除鱼刺。

一直到晚上10点半,我才和纪擎轩从纪严海家出来。

在离开时,纪严海拍了拍纪擎轩的肩膀说,“这姑娘不错,我很满意,你们抓紧时间,争取明年就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说完,纪擎轩就揽着我的,将脸贴的我很近,用暧昧的语气说,“听见爷爷说的了吗?我们今天回去就加油。”

他离我太近,热气喷洒在我耳际,我的脸不禁绯红。

纪严海一看就明白,催促道,“好好,别呆着了,赶紧走!”

纪擎轩揽着我出门,我在他怀里,温暖的一时居然有些恍惚。

我们从纪家出来,当纪家大宅的门关上的那一刻,男人的手就放了下来,转身就向车的跟前走。

愚蠢的我还没反应过来,跟着他到车旁边,纪擎轩转头,满脸厌恶的说了一个字,“滚。”

虽然在进纪宅时我就明白,纪擎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演戏,可是他的态度变化太快,导致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轿车呼啸而去,想到他这会应该去找秦佳梦。

想到他们等一下可能会做的事情……

我的心不由一阵抽疼。

想到今天下午买东西的事情,我马不停蹄的去了附近的派出所,问了关于那么案子的事情。

这会,民警已经换班了,让我明天再来。

无奈,我第二天请了一上午的假,我先去派出所找当时的民警问情况。

结果,他们给我的答案居然是因为是场误会,所以就没掉监控。

可我拒绝这样处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加上昨天的事情纪擎轩介入,他也不敢怠慢我,只能和我一起,又去商场了一趟。

结果,我们找到经理说要调监控,经理马上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