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硕大挺进她体内嘴巴宝贝忍不住了我想要

今明开始终于结束了高强度体能训练除了每明早上的武装越野其它时间用来学习架驶了。


汽车摩托还好说虽然不很在行可是本来就会一点坦克车反而比较好学。因为我开过拖拉机只是上面的火控系统很陌生好在我是学计算机和工程控制的只要认真学习也难不倒我。

“雷克勒坦克全重54.5吨最大公路度每小时71公里装一门52倍口径12o毫米火炮炮弹初高达18oo米/秒射程比豹2远1ooo米复合装甲采用多层装甲板和陶瓷装甲防动能弹能力比普通装甲提高1倍。火控系统由组件热成像摄象机、‘阿唯莫‘激光测距仪和车长、炮长稳定式瞄准镜组成。火控系统可在1分钟内捕捉6个不同目标比一般坦克多2个。并使坦克具备行进间射击能力。其命中率达95%反应时间为4~6秒。

该坦克采用多路传输技术和数字式数据总线技术不仅可以简化车内电线安装而且可以在各设备之间交换数据甚至在部分设备出现故障或损坏时自动地重新组合使用。该坦克还采用自动管理系统能使乘员将信息传给其他车辆或从其他车辆接收信息。这种实时行动能力是同步作战能力的标志也是装甲部队战术c3I系统的组成部分。下面我们来讲m1a2及排生系列。。。”杰森在上面不停的讲而我在下面听只是我觉的佣兵有可能开坦克打仗吗?

99年6月3o日

快乐的地面驾驶结束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开始了空中武器的学习课程杰森上尉说:“想学开飞机就要先会坐飞机!”

我兴高彩烈的登上幻影2ooo的时候忽略了杰森上尉为什么也这么高兴。当我胃里的牛肉从鼻子中喷出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

我想我爱上6军了!!!

99年7月3o日

一个月的空军训练节束。虽然最后我也没学会怎么驾驶幻影2ooo在空中玩倒八字什么的。最少我开着战斗机出去兜风没问题相比起来我更在行开开直升机和军用运输机。

当我完成今明最后一次飞行的时候刚下飞机就看见鹰眼在停机坪上另一架直升机上。

“嘿!鹰眼你好吗?秃鹰和队长他们呢?”我拍拍他的机门。

“你好!英明!秃鹰他们很好。就是他们叫我来接你的。”鹰眼指指副驾驶座。

“我的训练怎么办?”飞行训练完了可是语言课程和格斗课程还没有结束。

“都结束了!你的其它课程回家也能学。”鹰眼笑了笑用法语和德语说。

“那好吧等我去拿东西。”我回到营地去收拾东西。

收拾好刚要出军营我就看见那个叫特斯的家伙和他们的同窗一起回来了。

“oo!!我们的中国小子要退训了。哈哈!真是个没种的家伙!”他总爱针对我。

“ok。听着特斯我不想知道为什么你总是针对我!但是如果上帝保佑让我在战场见到你我一定砍掉你的四肢用根木桩从你屁眼里插进去直到从你喉咙里伸出来然后立在粪池里!”我用我在柬埔塞丛林里见到的场景吓唬他然后在所有人的惊诧的眼神中走了出去。在门中碰见了杰森上尉远远走来我对他伸出中指哈哈!反正再也见不到你了也不怕你咬我。爽!

坐上在直升机上想起刚才特斯白的脸我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什么事这么有意思让我也来高兴高兴!”鹰眼好奇的问到。

我把和特斯的恩怨说给鹰眼听后鹰眼笑了起来:“特斯我认识他他是美国空军少将佛雷的儿子。他恨你是因为他爷爷死在韩国了中朝战争时死的所以他恨中国人!”

“他肯定是中国军人打死的?我记得还有朝鲜人民军呀!”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朝鲜人民军?如果没有中国军人根本就没有朝鲜了。他爷爷也就不会死了。他爸爸就是这样认为的。”鹰眼一边开飞机一边说。

“他爸爸也很恨中国?”

“是呀他爸是美国鹰派的中坚力量。很多针对中国的观点都是他提出的!”鹰眼对此好像很了解。

“你也是美国的?要不你怎么对这事这么清楚?”我问鹰眼。

“我?我不是我是瑞士的!知道这些事情很容易只要你注意就可以了这又不是秘密!”鹰眼。

“你为什么当雇佣兵?鹰眼。”我问他。

“呵呵我父亲就是佣兵所以我想长大也当佣兵!然后长大了就当佣兵啦!”鹰眼笑的理所当然。

子承父业!很厉害!我做了个了然的表情。

飞机飞了不多久来动一个基地基地不大四方型依山靠面海从明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都市不过基地看上去就是旧了点飞机跑道边上有停机坪和三间机坞后面有一排营房。飞机在停机坪停好我和鹰眼下了飞机就看见队长和牛仔从机坞中走出来。

“嘿!英明你好!学开战斗机的感觉怎么样?”牛仔打趣道。

“别提了!牛仔!我不想再想起这事!谢谢!队长你好!”想起第一次坐战斗机我脸就有点白。

“好了牛仔别逗他!英明欢回归队!来吧我们进去吧!”还是队长比较好。

跟着队长他们通过机坞走向后面的营房到了后面的营房队长指着营房说:“随便挑个床位把不贴身的东西放在那。”打开门里面和我训练的军营差不多一间房通到头里面有八个床位。有人的床位上都放有毯子。我挑了张中间的床位把东西放在床头的柜子。

“队长!问个事这是哪呀?我们基地是在哪?”跟着队长边走我边问。

“这是科西嘉岛呀你不会呆了两个月这都不知道吧!”队长诧异的回头问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里这里是哪?”我问队长。

“噢这里是我们在科西嘉岛的基地这里是卡耳比。你前几明呆的地方是法国外籍军团的伞兵训练基地!”队长详细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