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领袖”成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

“在前方浪费民力现象还很严重,不看后方如此奋不顾身地支持前线,不会体验到前方的浪费。……要尽最大努力,减少该区战勤负担,全力组织生产,并拨给部分救济粮以度春荒。”1948 年4 月13 日,滕代远在调研中发现群众战勤负担极重,其中公粮负担、劳力负担、军鞋负担、社会负担不堪,以致某地“现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已没有饭吃,从去年年底到现在靠野菜谷糠充食……许多贫雇农以至富农,均出卖儿女换三四斗粮食渡荒。讨饭的更多……”


滕代远就群众战勤负担情况写就了报告,紧急上报给毛泽东、刘少奇、朱德。6 天后,中央批转了《滕代远关于群众战勤负担情况的报告》,要求“……及各前委各中央局严重注意此项报告,严格检查部队中的浪费人力物力现象,迅即订出制度办法,加紧纠正”,指示“各纵队讨论,从思想上彻底解决问题”,以利于长期战争和取得最后胜利。


可以说,滕代远的这份民情报告在战时起了积极的作用。他的直言、坦率、正义秉性,源于他是农民的儿子,特别的身世与经历让他对群众利益有了最真滕代远:滕门的精神“传家宝”切的直感。滕代远祖辈务农,自己从小参加农田劳动,农村生活使他了解农民的疾苦,熟悉农村社会,培养了对农民群众深厚的感情,并决心站在劳苦大众一边,为广大农民谋利益。为此,他在重大问题上坚持原则,把党和军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正如他的小儿子滕久昕说,父亲一生耿直,他的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


1924 年6 月,在中共湘区委委员陈佑魁倡导下,滕代远与麻阳旅省、旅常进步学生发起成立了“麻阳新民社”,其宗旨是联合全县及旅居在常德、长沙和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进步青年,结成一个强大的社会团体,致力于改造家乡麻阳。同时,创办了传播新文化、新思想的社刊《锦江潮》,由滕代顺任主编。在这个刊物上,滕代远发表了不少揭露帝国主义、反动军阀和土豪劣绅种种罪行的文章。


1924 年10 月,20 岁的滕代远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 年11 月,中共湖南区委(即省委)鉴于常德革命力量逐渐壮大,将团龄较长、表现较好的滕代远等人转为中共党员。


入党后,滕代远一面在校学习,一面用很大的精力做学生会的工作,有时还到工人和常德近郊农民中做党的宣传工作。1926年4 月,滕代远因组织学生声援桃源女师进步学潮,被当局开除学籍。从此,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1927年“马日事变”前,柳直荀任湖南省农协秘书长,滕代远担任湖南省农协委员长,并任湖南省委常委。毛泽东在国共第一次合作中负责农运工作,来湖南考察农民运动,就由滕代远、柳直荀陪同视察了湖南6 个市县,撰写发表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1927年11 月,被彭公达誉为“农民领袖”的滕代远,奉湖南省委之命,赴醴陵组建中共湘东特委并担任特委书记。1928 年1 月至3 月,他两次领导醴陵年关暴动,将湘东地区的工农革命风暴推向高潮,由此也引起湖南军阀的恐慌与“围剿”。滕代远和湘东特委机关被迫转移到赣西安源,继续开展革命斗争。


1928 年7 月22日,滕代远和彭德怀发动了著名的平江起义,“登(顿)时满城及附近的红色标语、宣言、布告及旗帜飞扬,将那白色的恐怖镇压到零度了”。7 月24 日下午,在庆祝起义胜利的大会上,滕代远以湖南省委特派员身份,宣布成立红五军,由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同时,还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


根据湖南省委的指示,1928 年12 月10 日,滕代远与彭德怀率红五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主力胜利会师。会面时,他们相互握手问候,极为亲切。滕久明说,父亲早年近距离地接触毛泽东,在和毛泽东并肩工作中相互熟识、了解,互相熟悉了彼此的风格思路和脾气性格。


两军会师壮大了湘赣边界的革命力量,国民党当局为之惊慌不安。蒋介石急调湘鄂赣3 省18 个团的兵力,以何键为总指挥,分5 路对井冈山发起“会剿”。为摆脱困境,毛泽东决定红四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在外线打击敌人;由红五军改编的三十团及红四军三十二团王佐部留守,担负保卫井冈山的任务。对此,红五军中多数同志不同意固守井冈山,而主张北返湘鄂赣苏区。彭德怀和滕代远等则力主守山。滕代远反复向反对者说明“围魏救赵”的军事意图,强调坚守井冈山这面红色旗帜关系革命全局的重要性,并从各种条件对比中,耐心说服了大家维护毛泽东的决定。


1930年8 月23 日,红一军团与红三军团在湖南浏阳永和镇会师。接着,一、三团前委举行了联席会议。彭德怀、滕代远等考虑到便于统一指挥两个军团的行动,提出成立红一方面军。会议接受了这个建议,正式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总兵力近4 万人——由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滕代远任副总政委。从此,滕代远就在毛泽东和朱德的直接领导下为创建人民共和国而努力奋斗。


文章节选自《我们走过二万五 : 红小鬼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