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烫好硬在深\\哦……快点,用力……啊\\害羞蜜

圆圆一看到弘毅马上就有了热泪盈眶的感觉,而他现在又说出这种话,令她忍不住地再次哭了出来。

方才弘毅一看到圆圆身前的男人,和他上回在图书馆看到的男孩子并非同人,正想著她到底还有多少个备胎男人时,那个男人就以令人不敢恭维的口气吼他。

我还来做什么?弘毅在心底问著自己。

嗯好烫好硬在深\\哦……快点,用力……啊\\害羞蜜糖

是啊!我还来找她做什麽呢?

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的吻嘛! 她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气呼呼地跑掉了,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她这样子根本一点都不信任他嘛!

自己却像笨蛋一样在她房门口站了那麽久,她倒是跟别的男人逍遥去了,想到这就令人觉得窝囊。

现在人出现在他的眼前还带著巴一个男人,再待下去他就会被自已的醋意淹死了。

嗯好烫好硬在深\\哦……快点,用力……啊\\害羞蜜糖

弘毅走过她的身前,丢下了一句话。「我是被她强吻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

说完他气呼呼的走了。

不想再看著她哭泣的脸,那会有令他留下来的冲动。

一个哭泣的女孩子身旁,只要有一位温柔的男人就够了。

要他温柔地安慰女人,真的是太强人所难了点。

弘毅离开之後,圆圆有好一阵子不能思考,只是停顿在见到他的惊喜的心绪中.再听到他强硬的解释,一股涌上来想待在他温暖怀中的渴望,一下子就将她打到谷底。

黎焰看到这样的情形,叹了一口气。

嗯好烫好硬在深\\哦……快点,用力……啊\\害羞蜜糖

「圆圆,想追他就赶快上吧!]

在相爱的两个人中间,多事的第三者得在适当的时刻下场才行。

刚刚他的表现,可能让圆圆的男友误会了吧!

[ 焰学长——] 圆圆哽咽地喊著。

「去吧! 记得我说的吗? 爱情总喜欢折磨相爱的两个人,你经得住考验,它还是会给你甜蜜的结果的。] 黎焰挥挥手转身下楼去。

圆圆靠在墙上思索著焰学长的话,心里只不过想要见弘毅的渴望。

下一瞬间,她拔腿就跑,忘了自己的短腿有多麽的不擅跑步,甚至忘了自己是可以搭乘电梯的。

她就这样一路跑到大楼另一边的三楼,来到了弘毅的房门口.

下午她冲动地把钥匙丢在弘毅的睑三,现在她只好乖乖地按著门铃。

门啪地声被打开,他看起来脸色很僵硬。

是嘛! 有哪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躲在别的男人身後哭,还笑得出来的?

弘毅一路重重地大踏步回到自己的套房之後,正想找什麽可怜的代替品以发泄自己的怒气时,门钤就响了。

来者是客这句话,向来在他这儿是行不通的,尤其在他现在这麽火大的情况下。

一看到门外站著的人是圆圆,弘毅没来由的更气了。

「还来干什麽?那个男人陪你还不够?] 他不想看她还带著泪痕的脸,都说了他不擅长安慰哭泣的女人了。

弘毅把视线转向那扇,每次都被他虐待的大门。

「对不起——啦! ] 圆圆一开口就是道歉的话。虽然她直认为错的是他,怎麽他就可以吻别的女入,她和学长不过是聊聊天而已。

但是一看到他绷紧的脸,那副一点表情也没有的脸色,她脱口而出的就是道歉的话。

弘毅想到自己一整天里笨笨地待在走廊的蠢事,她这样一声对不起, 是不能够消除他心中的不快的。

他一把将她拖进了门,左脚用力地又是一踢,可怜的大门应声关上门.

「你让他吻你了?] 他凶恶的眼直盯著地泪痕斑斑的脸。

圆圆迅速地摇摇头。[ 他是焰学长啊-! 圆圆很好很好的直属学长——]

才没有咧! 黎焰是对她最好的学长耶!

在她最难过的时候,只有有他安慰著她啊!想著想著,她的眼底又淹起大水来。

「没有——没有——] 圆圆哭著摇头。

[ 不准哭!」他霸道地抱起她。

真是受不了她——怎麽这麽爱哭呢?

[今天那个女孩子是雨嫣,记得吗? 我去家教的那个女孩子。] 弘毅开口说明。

圆圆曾到过王家的不是吗?

其实王雨嫣是吵着要她爸爸王伯清逼弘毅搬回他们家去的。王伯清当然知道弘毅不会答应,狠狠骂了自已女儿一顿,没有想到她居然离家出走,逃到弘毅这里来。

[ 嗯。] 圆圆点点头。

那个一看到她就狠狠瞪她的那个长发女孩子,她当然记得。只是昨天一看到他身上半躺了一个女人!她都没有心情管她是谁了嘛!

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就这么哭著跑掉,连情敌是谁都没看到真是太失败了。

「她跟王伯伯吵架了, 跑到我这儿避避风头。] 弘毅当然要尽快把雨嫣劝回家去,所以就让她进来了。谁想到她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扑到他身上.

更扯的是, 这幕景象还被圆圆看到了。

「那你为什么吻她?]

圆圆虽然乖乖地栖息在他的怀中,但是一想到这个,她就生气地戳著他硬实的xiōng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