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邻居杨姐作爱\\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少女洛

周三下午学校只上两节课。洛儿每周三都会到城市广场的「翡冷翠」西点店去打工两小时。

这份工作原先是洛儿表姐的,表姐考上了外地大学,就把这份工作转给了洛儿。「翡冷翠」的老板是姓廖,三十八九岁,身量不高,外表是憨厚的那一类型男人。他曾经在法国和意大利学习西点制作,当过星级酒店的西点厨师长,现在自己出来开店。

小店属于作坊式,前面温馨舒适的卖场摆放着各种面包蛋糕小点心,还有一张桌子几个座位供客人在店里进食;后面就是比卖场更宽敞的点心作坊。店里的每一块点心都是廖师傅和他的徒弟亲手做出来的。

洛儿从初一暑假开始在这里打工,店里不止她一个店员。原先她只负责在最忙的时候协助外面的卖场,招待客人,打扫卫生。后来有空闲的时候,她也会偷偷溜进廖师傅的作坊去看他们劳作。

和邻居杨姐作爱\\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少女洛儿(简体)

洛儿第一次从门上的玻璃窗里望进去,是看见廖师傅正汗流浃背地在摔着面团。

他与其他厨师最大的不同就是没什么肚腩,身材还算匀称。随着廖师傅的动作,手臂上的肌肉块块有节奏的绷紧,具有一种力量美。洛儿隔着玻璃,似乎都能闻到廖师傅身上的男人的汗臭味。

洛儿喜欢成熟的男人。那些三四十岁、有一定阅历的男人,连身上的味道都和年轻男孩子不一样。烟草味、剃须水味、汗酸味……这些味道不同于年轻男孩们那种单一的气味,而是带有浓烈的个人色彩。所以她对西点店二十岁左右的小徒弟看也不看,只喜欢欣赏廖师傅的身姿。

廖师傅也挺喜欢这个大眼睛小个子的女学生。他注意到洛儿对西饼店充满了热情,似乎很喜欢学做西点,就在空余时间教她怎么和面揉面,怎么制作简单的面包和糕点。洛儿非常欣喜地跟着廖师傅学,看着廖师傅的一双大手既能把好几斤的面揉得软硬适中,又能做出造型非常精美的点心,人又亲切和蔼,洛儿觉得他真是太棒了。所以一有机会她就跟着廖师傅,常常忘记了准时回家。

又是星期三。这天下着大雨,洛儿到店里的时候「翡冷翠」不像往常这个时间那样人来人往;就连整个城市广场都很冷清。廖师傅给徒弟和店员放了假,自己留下看店,这会儿他正坐在店里翻看国外的糕点制作杂志。

「廖师傅,我来啦!」

「洛儿,今天下雨你也过来啊!」

廖师傅抬头,看到洛儿今天穿的是「ELLE」风格的学生装,青春逼人。

和邻居杨姐作爱\\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少女洛儿(简体)

即使因为大雨的缘故从头到脚潮潮的有点狼狈,她的眼睛里依旧闪着活泼的光芒。

「下雨了店里不忙,我正好跟你学做点心呀!」洛儿放下雨伞和书包,甩了甩被雨水打湿的刘海:「那个千层酥皮饼我还没学会呢!」「呵呵,那我们就上后边去吧!」廖师傅站起来关好店门,洛儿高高兴兴地挂出「休息」的牌子。

进入作坊,洛儿看着廖师傅拿出各种工具和材料,不由地说:「廖师傅,你教我做西饼都没有收我学费,我该怎么谢你呢?」「呵呵,用你打工的工资抵怎么样?你白白给我干咯!」「嗯……行啊!」

「哈哈!」廖师傅觉得她真的很单纯可爱,「我跟你开玩笑的。工资你还是照领,学做西饼嘛……就当是额外的福利了!」「师傅你人真好!」

洛儿越来越喜欢廖师傅这个人了。她觉得还是要给人家学费的,不过,得用一种特殊的形式……她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了主意。

和邻居杨姐作爱\\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少女洛儿(简体)

「洛儿别站着了,快去换上围裙,咱们要开工了。」「好嘞!廖师傅,我的衣服被雨给打湿了,您有没有干的衣服先借给我穿一下?」

廖师傅没多想就说:「更衣室里有我的一件白色T恤,你要不……」话没说完他就发觉不妥了:怎么能叫个小姑娘穿自己的贴身衣物呢?虽然那件工作用的T恤是洗过晾干的,但上面可能还是会有自己的汗味。也不知道小姑娘有没有洁癖。

一回头,小姑娘已经进了更衣室。想想,廖师傅还是准备走过去告诉她不要换那件了。

刚到更衣室门口,他就和跑出来的洛儿撞了个满怀。廖师傅定睛一看,洛儿满脸惊喜和兴奋的神色,手上抱着一包东西。

「廖师傅,这是你为我准备的吗?」

原来洛儿抱着的,是他前几天在附近的精品店买的一套漂亮的围裙。那店里卖的都是乡村风格的物品,非常符合女孩子的口味。这件围裙是连身式,雪白的底子印着美丽的鸢尾花;上面两条背带和一块方片布料连着下摆围兜,整个裙身镶着紫红色宽大荷叶边,两根紫红色的带子分别用来系在脖子和腰的后面。不仅如此,这条围裙还配着一块长方形的同样款式的小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