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轩美女视频|乳此迷人

感情,对,是自己太忽略了棠姐感受,只是一味的想要上她,却没有想过要打开她心扉,要对她好,我顿时豁然开朗,一个激动直接朝着林云夕抱了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林云夕,谢谢你。”

林云夕顿时拍了我一把:“你好恶心哦,干嘛偷亲我。”

“哦,太激动了,忘记了。”看着林云夕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跟林云夕只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两人之间为的更多的是各取所需吧,谈不上感情。

只是这下看着林云夕我忽然发觉她还真美。

当然这话我也没说出来,只是傻傻的看着林云夕。

“我脸上有花吗?”林云夕微微皱了皱眉头。

“没有。”我直接道。

“那你一直看我干嘛?”林云夕瞪了我一眼,跟着拿起包道:“好了,我要走了,改天再来找你。”

“可以的。”我看着林云夕那浑圆的屁股,自然期待她下次再来找我,同时心里盘算着下次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虽然她吹的也舒服,可毕竟没能真正做,总感觉不是那个滋味。

林云夕一走,我就想着棠姐的事情。

如果林云夕说的没错,那就是因为自己对棠姐不够好,所以棠姐才不愿意给我。

对,肯定就是这样的。

我攥了攥拳头,看着店里头这下也没人,直接上去把店门一关,跑到商场花了我两千块买了一根白金项链,然后兴致勃勃的跑到了棠姐家里头,刚想敲门。

却发现棠姐的门根本没关。

我犹豫了下,直接推门进去,转了一圈并没看到人,甚至都没见到棠姐的孩子。

棠姐,这是去哪里呢?

怎么出去连门都不关呢?我皱了皱眉头,正想离开。

刚跨出一步,就听到棠姐房间内传来一阵水声,立马竖起了耳朵,难道是棠姐在洗澡。

一想到这,我的脑海里面立马浮现出了棠姐那妖娆性感的娇躯,咕隆吞了吞口水,脚根本不受控制的就往棠姐浴室内走去,为了不吵到棠姐,我走的脚步特别轻。

水声越来越清晰。

整颗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

啦啦啦……

就这会浴室内传来一道歌声,把我吓了一跳,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赵天勇,你这是干嘛呢?竟然想要偷看棠姐洗澡。

我拍了自己一个耳光,正想出去,但透过那磨砂的玻璃门,看着里头隐隐若显的娇躯,还是忍不住咕隆吞了吞口水,侧着脸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刚靠近一步,就发现那浴室门竟然没关紧,露着一条缝隙。

透过那缝隙,里面的春光流露出来,那雪白的后背,浑源的翘臀,沾着水花散发出一道诱人的光芒。

咕隆……

我猛的吞了吞口水,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那股浴火了。

死就死吧!

反正棠姐都让自己摸了,就让自己再摸一次。

这么一想,我胆子立马大了起来,咔嚓…直接推开门,也不管那喷雾水龙头还在冲着水,直接冲了过去,从后背抱住了她。

啊……

或许棠姐想不到这一会会突然传进来人,吓的大喊道:“谁,给我放开。”

那尖锐的叫声也把我吓了一跳,我紧紧的抱着她道:“棠姐,别喊,是我阿勇。”

说完,抱着她的娇躯感受着她那肌肤带来的柔软刺激,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一样,翻身就要亲吻她。

啪嗒……

刚松开一下,一道耳光直接朝着我脸上拍了过来,我一下懵了,再看清楚面前女人的面容,更是一下呆住了。

这…这哪里是棠姐。

而…而是棠姐的妹妹—小欣。

“小欣,怎么…怎么是你。”我诧异的问道。

“哼,你个色狼,竟然占我便宜,我要杀…杀了你。”严小欣朝着我怒吼了一声,拉了浴巾围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羞红着脸,哗…直接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慌了,连连解释道:“小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就是认错人了。”

严小欣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就是一个劲的哭。

哭的又大声。

我真慌了,看到哭个不停,更是一阵头疼。

严小欣比我小一岁,是棠姐的堂妹,因为经常找棠姐玩,我们彼此也是认识的。

一直以来她不是都在外地吗?

怎么会突然跑到棠姐家里头洗澡呢?

看着严小欣一个劲,我越想是越郁闷,越想越是怕,毕竟她这要把事情告诉棠姐,那我就完蛋了。

该怎么哄呢?

我急的一阵头疼,忽然想到口袋里面买给棠姐的项链,慌忙掏了出来,拿到严小欣面前给她戴上:“小欣,别哭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严小欣睁眼看了看我手里的项链,一挥手直接拍掉了:“谁稀罕,你偷看我洗澡,毁了我清白,我要你赔,要你赔。”

看着被拍掉的项链,我的火气也来了。

毕竟这可是我花了两千块买的,要不是为了棠姐,我哪里肯花这么多钱呀!

现在竟然直接被严小欣给拍掉。

“严小欣,现在看都看了,抱也抱了,我这也跟你赔礼道歉了,你说怎么办吧!”我索性也不哄了,直接无赖道。

“你……你……”严小欣听到我的话,急的跺了跺脚,喊了一声道:“好,赵天勇,你偷看人洗澡好理由是吗?我要告诉我姐。”

说着,她跺了跺脚,就要出去。

我吓了一跳。

这严小欣要是把事情告诉给棠姐的话,那我这就全完了。

我情急之下,伸手抓她。

可这地上太滑了,这么一拉,我的身子直接往后扬起,砰…摔在了地上。

啊……

严小欣尖叫一声,也是跟着我倒了下来,巧不巧的身子正好坐在了我的身子上,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那浴巾一下又解开了,两座雪峰一下蹦跶出来。

我看的不由咕隆吞了吞口水。

这么久了,自己接触的更多是已婚女人的胸。

虽然刚生完孩子的胸,带着乳水是最诱人的,可毕竟见多了,而如此美丽的少女酥胸,我太久没看到过了,一双眼睛根本就转不动了,咕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严小欣看到滑下的浴巾,哇又是一声大喊,又大哭了起来:“赵天勇,你混蛋,混蛋。”

她急的不断拍打着我。

那一对胸不断的起伏着,好不诱人漂亮。

我看的心中一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前直接抱住了她:“小欣,是我混蛋,可我就是太喜欢你了知道吗?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的。”

严小欣听见我的话,骤然一愣,眨巴眨巴那大眼睛望着我。

见她没在哭闹,我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小欣,你知道吗?其实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可就是不敢说而已。”

说完,我慢慢的凑向严小欣的脸颊,朝着她那红唇上亲去。

刚碰触上她的嘴唇,严小欣骤然瞪起大眼睛,在我要撬开她牙根时候,她呜的一声才反应过来,猛的推开我:“赵天勇,你个臭混蛋,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这下我是真的被严小欣撩起火了。

自己早就跟严小欣认识了,但从未发现她竟然这么漂亮。

想想或许是太长时间没见面了,自己一直对严小欣的印象就留在小时候那流着鼻涕的邋遢妹吧,这一会看着严小欣丰腴两座雪峰,而且这会她还坐在我身上。

那浑圆柔软的屁股顶着我,那舒服感都让我一阵迷离。

当然心动归心动。

我更怕小妮子生气,把事情告诉棠姐,看着她明显对于我的表白动心了,我一咬牙,举手发誓道:“我赵天勇对天发誓,我对严小欣绝对是真心的,要是……”

毒誓还没发完,严小欣就慌忙捂住我的嘴,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好啦,人家相信你就是了。”

听到小妮子相信,我也松了一口气,嘿嘿一笑,再次朝着严小欣亲去。

只是还没碰到,就被严小欣一把推开了。

我不禁郁闷道:“怎么了。”

“人家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才不让你亲。”严小欣俏脸一红呢喃道。

我心里头顿时感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啥叫还没答应呀!

不是都相信了吗?

唉…算了,反正小妮子不生气了就好。

“小欣。”就这会,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道叫声。

把我跟严小欣都吓了一跳。

棠姐回来了。

我整个人一颤,这要是被发现了,那我不死定了。

我怕,严小欣比我还怕,一脸惊慌的喊道:“我姐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看到惊慌失措的严小欣,我倒是冷静了下来,想着现在自己全身都湿透了,严小欣这还光着,这躲是肯定躲不了,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情急之下,让严小欣躺到床上去。

严小欣疑惑的看了看我,但还是相信我,躺到了床上。

我迅速的拿出银针来走到严小欣跟前,装着一副凝重的神情,咯吱,就这会门被推开了。

啊……

严小欣羞的大叫一声,拉起被子蒙住头。

“你……你们……”棠姐一脸诧异的望着我们。

我看到棠姐的神情,故作惊讶了一番,跟着解释道:“棠姐,你回来了,小欣刚才说胸有点疼,我帮忙着检查检查。”

说着我还晃了晃手里的银针。

棠姐显然不信,白了我一眼,回头朝着严小欣喊道:“小欣,你是不是胸疼呢?”

“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的胸疼。”严小欣也算聪明,猜出我的意思,从被窝里头钻出小脑袋一脸羞红着说道。

棠姐还是不信,狐疑的看了看我。

那冷漠的目光吓了我一跳,我慌忙道:“棠姐,我这还要针灸一下,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棠姐没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看到她出去,我也松了一口气。

严小欣从被窝里头钻出脑袋,也是嘘了一口气,笑道:“赵天勇,还是你聪明,我姐好像没怀疑什么呀!”

我苦涩一笑,也不知道说什么。

连忙让严小欣先把衣服穿好。

而自己则先出去,看到棠姐在外头忙碌,喊了一声,可惜棠姐并没理我。

自己浑身又都是湿漉漉的,刚才房间里头灯不亮,或许棠姐还没注意,这下我也不敢多呆着,打了声招呼就跑了,回去店里头,我是越想越郁闷,本来想的好好的计划,全毁了。

也不知道后面棠姐到底信不信我的话,要是不信的话,自己跟棠姐之间这一辈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过回想到严小欣那曼妙的身姿,好像也值得了。

这两天晚上都睡在棠姐那边。

突然在自己这边睡,还真有些不习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给棠姐发了一条信息。

棠姐直接回复道:“赵天勇,谢谢你这两天陪我,现在有我妹妹在这边,你就不要过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看的我却不禁一阵心痛。

或许棠姐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摸到棠姐的胸,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抱着她一起睡觉,但更没想到过会因为这样的关系,破坏了我们十几年的姐弟感情。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照常继续的。

第二天早早起来开门,想要把不开心化作动力好好赚钱。

可脑子里面堆满了棠姐的身影,做事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来了几个病人要催乳,一摸上去,就不由想到了棠姐那一对白皙的雪峰,一个激动,把人家掐的疼的嗷嗷大叫。

钱没赚到,还得罪了客人。

我也只能不断赔礼道歉,偏偏这一幕,就被隔壁街刚开业那家产后恢复中心的女人给瞧见了。

她依旧穿的很漂亮,甚至要比那天在她店里头,看到她时候还要性感一些。

白色外套之下,是一件低领的黑色针织衫,那胸大的让人不敢直视。

一条黑色包臀裙,把她的翘臀很好的展露了出来,黑色的丝袜包裹着那一双美白大腿,散发着一股妖娆的气息。

她笑笑的看着我得罪走的客人,回头对我喊道:“赵大夫,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