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葡萄吸葡萄少爷丫鬟,疯狂抽插花心欲仙欲死

柏小雅对这个男人彻底绝望了,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


  两年前,柏小雅终于和李文斌离了婚。离婚以后,她为了生计,就用自己的全部的积蓄,又问家里借了点钱开了这个店面。


  李文斌跟柏小雅离婚后,没有了生活来源,三天两头的来缠着柏小雅要钱。一开始柏小雅还念着两人有过那么一层关系,时不时的接济李文斌。


  越到后来,李文斌抓住了柏小雅的软肋,胃口是越来越大。柏小雅干脆不理他了,这让他很恼火,只要要钱柏小雅不给,他就开始耍无赖。


  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个人渣,我暗自发誓只要他敢再来闹事,非狠狠揍他一顿。


  这一天我没在出去送水,一直陪着柏小雅,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没想到李文斌还真的又来了。


我在店里面就看到了李文斌,后面还跟着两个染着黄毛的家伙。


走出店外,我把李文斌拦在了外面。


李文斌一看到我,眼神立马就变得阴沉,恶狠狠地指着我说:“小子,今天老子不打断你一条腿老子就不姓李。”


我冷笑一声,瞪着他说:“就凭你这个人渣,做梦去吧。”


后面的两个黄毛不等李文斌发话,一左一右的朝我扑了上来。


我看到两人气势汹汹的扑到我跟前,盯住左边的黄毛,先解决一个再说。


不由我作想,右拳挥起,对准左边的黄毛狠狠地打过去。


这家伙没来得及防备,直接被我一拳打在鼻梁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跟着惨叫一声,捂着脸蹲倒在了地上。


我虽然打中了左边的黄毛,但是却没有避过右边的黄毛的一拳。


右边黄毛的这一拳力量可是不弱,打在我腰部之间,我只感到心中一阵气短,整个人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我反身过来,右手一把拽住他长长的黄毛,左手握拳,对准他的脸上狠狠地击打了一拳。


  我从没想到过我还如此能打架,因为在这之前,我就跟李文斌在店里打了一架,在没有跟别人打过架的。


  我信奉李小龙在电影里的一句话,出招要狠,一击就要将对手击倒。


  再者说了,我来北京这几个月的苦可不是白受的,我的体力跟力量比之刚到北京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右边的黄毛被我一拳打在脸颊上,嘴里的牙都被我打掉了两颗,满嘴的鲜血直流,惨叫声不断。


  我并没有就此罢手,对准他的肚子又来了几拳,让他彻底的废掉。


  李文斌这时候一看也扑了上来,我迅速的甩开黄毛,身体猛然转身,冷冷的瞪着李文斌。


  李文斌被我的目光镇住,身体一顿。


  我就想着狠狠教训李文斌,为柏小雅出一口恶气,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对着李文斌踢过去。


  李文斌身体一闪,躲开了我这一下。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跟着飞身而上,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左腿抬起,用膝盖狠狠地在他的肚子上垫了一下。


  巨大的疼痛让李文斌的脸色都变了,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软了。


  我毫不客气的又开始不停地用脚揣着李文斌,他口中一边惨叫,一边开始求饶:“兄弟,我服了,求求你别再打了。”


  这些情节写来随长,也就不过几分钟的事情。柏小雅听到外面的动静,跑了出来一看我暴打着李文斌,害怕起来,大叫:“小峰,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