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_野外又摸又吸奶的小说

说黑哥,这是个二逼啊,给挫挫?


黑胖子一把揪着王二虎的校服,一肘子就给他干到了地上,王二虎的小弟看这阵仗,还有硬的给两棍子就干倒了。


王二虎被黑胖子捏着手指头说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黑爷是你能动的?


何琇美也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一口一口黑哥叫着,给王二虎求情,不过黑哥很明显是动了火,找了块砖头。


把何琇美推开,说别看,别看,血腥,血腥,咱是讲道理的。


你说是不?


他抵在王二虎的头上,说,道理两个字你懂不?


我懂尼玛了隔壁。


王二虎吐着血水骂了一句,脑袋就给开了瓢。


“晦气,赶紧滚几把,别等老子火气返上来。”黑胖子一招手,王二虎的几个怂逼小弟扶着那些人赶紧跑了。


黑胖子坐在台阶上说:“咱也是文化人,咋的也是社会大学出来的,你别看我人糙,我可讲理,咱都是被动的,晓得吧?”


周围的人都笑了出来,何琇美一张脸变得很难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等苏玉儿。


反倒是我,给晾在了一边。


好巧不巧的,平时下午也不上班的苏玉儿,今天居然准时的从正门走了出来,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生人勿近,冷漠的从学校往出走。


何琇美看到苏玉儿,一下就急眼了,说就她,就她,就她上次整我,不卖我面儿,黑哥你好好教训教训她。


黑胖子的眼睛都瞪直了。


这眼神我再熟悉不过,那会逸飞看璐姐的时候也是这眼神,我扯着嗓子喊:“苏玉儿跑啊,你赶紧跑啊!”


黑胖子差点都把我忘了,这我一喊,当时就会被揍趴下了,几个人就往过冲,苏玉儿白了一眼那几个围着她的人,说你别打他,有什么事,你和我说。


苏玉儿也是看到了我,看的出来很生气。


只是她现在心里也没有底,说话收敛了许多。


看到苏玉儿走了过来,何琇美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指着苏玉儿的鼻子就骂:“你个婊子,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整天端着,装纯。”


我被两个人打了半天,脑子已经不是很清楚,能看到黑胖子在那里搓着手,一脸的贪婪。


我口齿不清,嘴里都是血沫子,这些人不是我们学生能比的,下手也是死手,我一个也干不过。


这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黑胖子把我拎起来,问:这人你认识?


苏玉儿说这是我弟弟,和他没关系,你要是给何琇美出气,你打我就行。


我可舍不得打你。


黑胖子站起来,说你跟我们走一趟,黑爷我给你讲点道理。


有什么话你在这说,苏玉儿看到这么多人,心里也怕了,强撑着然他们先放了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还要靠苏玉儿来保护。


苏玉儿也没有硬气多久,因为黑哥对着我又打了几下,她赶紧喊住手,问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我真的痛恨自己是个蠢货,这下子是彻底连累了苏玉儿。


黑哥乐呵的说:“本来我和你这弟弟就没仇,但是你看刚才因为你这小弟,哥哥我挨了一电炮,咋你也得管一下是不是?”


这特么就胡扯!


明明是二虎干的,和老子有求的关系。


我心里咒骂,何琇美也有点心虚,硬着头皮,说苏玉儿你整我一次,说我贱,让我抬不起头来,现在你弟弟又弄的黑哥伤了,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你……


你要……要赔钱!


对,你要赔我们钱。


何琇美不像是缺钱的人,她也就是个学生,遇到这种情况,也就这么点招数。


要多少?


苏玉儿看来也准备用钱平事了。


黑哥这种混子,明显不是他认识那些二流子能摆平的,反而会弄的更麻烦。


钱?什么钱?哥哥是像取钱的人吗?


黑胖子揽着何琇美的小腰,说哥这是给你出气,平事儿。


黑胖子的一双手在何琇美的小腰上摸着,心里头指不定有很么龌蹉的想法,我知道这老小子肯定要出幺蛾子。


就喊苏玉儿你赶紧走,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话刚说完,旁边立马有个人掏了把刀子出来,比我的脸上说,你再说一遍?


看到这阵势,苏玉儿赶紧说,“那你说个解决的办法,我都答应。”


黑胖子搓着手说,那你和哥哥钻个小树林,哥哥和你慢慢说。


这话一出,何琇美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我能看出来,那是害怕。


她怕了。


她应该是了解黑胖子的为人,本来以为是教训一下苏玉儿,让她出个丑就算了。


现在,这黑胖子摆明是要上苏玉儿。


她要承担责任的。


何琇美赶紧说:“黑哥就是开玩笑的,你今天道个歉,赔几百块钱和你弟弟走就是了,以后见了我,记得绕道走。”


黑哥眼睛一竖,冷道:“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何琇美一愣,像是没听清楚。


周围有个黄头发的小子笑道:“哈哈,真以为黑哥会喜欢你这种倒贴上来的,你当你是什么呀,哥几个都排着想玩你呢。”


何琇美不可置信的看着黑哥,讨好的说,黑哥,你看他们说些什么呢,你也不管管。


黑胖子笑了一下,说没事,没事,兄弟们和你闹着玩呢,这没你事了,你先回去,我和这个小姑娘慢慢解决。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黑哥是铁了心要带苏玉儿去钻小树林。


何琇美现在也清楚了,哆嗦着说:“黑哥,你就放了她吧,教训一下行了,回头我陪你,我陪你……”


“陪我?都特么玩腻歪了,你赶紧走吧,回头找个别人哈?”黑哥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人心里只泛冷。


摆明现在何琇美已经被耍够了。


苏玉儿瞧了一眼我,黑哥一个眼神,那把刀子已经在我脸上留了个豁口。


“行,你放了他,我和你走。”


苏玉儿说完以后,转过身子,说:“程欢,你赶紧滚,别在这拖累我了。”


这才对嘛。黑胖子乐的笑出来。


何琇美抱着黑胖子的胳膊,说黑哥,你就放了她吧,求你了黑哥,够了,我不要你帮我了。


黑哥瞥了她一眼,说放了她?


你和我们几个兄弟一起玩哈?


周围有人已经在她身上摸了几把,吓的何琇美动也不敢动,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意。


我使劲挣扎着,被几个人打了一顿,鼻青脸肿,耳朵嗡嗡的响,苏玉儿已经和他们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站起来。


救她,救她。


现在有谁能救她?


我不知道,我开始在街上疯狂的喊救命,疯狂的喊人报警,但是一个个都和看疯子一样看着我,躲的我远远的。


最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着车玻璃在那里抽烟。


我认出来,是逸飞。


是那个和璐姐偷情的逸飞,我跑到他车窗跟前。


他一脸的厌恶。


我看他就要开车走,我大喊起来:“我是璐姐的弟弟,唐璐,唐璐的弟弟,我认识你!救命!救命啊!”


逸飞可算是听到我的声音,看来他很在乎璐姐,从车上下来,说璐姐的弟弟?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解释,指着苏玉儿被带着的方向,说求你了,救人,救人,我朋友被人带走了,他们要……强暴……要强暴她!


逸飞应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犹豫了一下。


问了一句,说你知道璐姐在哪?


我知道他打着什么算盘,之前璐姐已经和他算是断了来往,现在他只是想和璐姐重新搭上这个关系。


现在这个时候,我只能点头,说知道。


他说这句好办了,我帮你一次,你带我去找你姐,咋样?


我答应了下来,我觉得就算是带他见了璐姐,璐姐经过上次的事情,也不会和逸飞有什么来往了。


逸飞带我上了车,从逆行道绕了一圈,路上问我是什么人。


我把黑胖子和他大致说了一下,逸飞说这点事,我给你平了,你别忘了回头带我去见你姐就成。


差不多到了学校后的那片烂尾楼的时候,逸飞下了车,前面有一些烟头的火星子,我知道肯定就是这了。


我跟着逸飞后面,问飞哥,咱就两个人,该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吧?


逸飞点了根烟,说不能,这地还没人能动的了我。


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不过有自己的一套四合院,身份肯定不一般。


老远的我就听到有人喊,弄她,这娘们,还挺烈哈。


我赶紧往过跑,看到几个人在撕苏玉儿的衣服,苏玉儿头发散乱,地上有些血,黑胖子在旁边擦脸,脸上有几道口子,深的已经剌到了耳朵根。


我跑过去,几下乱打,和疯子一样把那些人赶走,才把苏玉儿护在身后。


她没有怪我回来,而是抓着我的衣服,肩膀不停的在抖。


黑胖子一看到我就来气,又被苏玉儿抓花了脸,更是气,打,给我打,两个一起打,就是条死鱼,老子今天也要弄。


“哟呵,胖儿,那你口味有点重哈。”逸飞慢悠悠的走过来。


看到逸飞,黑胖子明显的变了脸,说飞哥,你咋来了呢?闹着玩呢兄弟我。


逸飞出现以后,我感觉苏玉儿身子猛的一震,我这才反应过来。


苏玉儿……她认识逸飞啊!


她不就是和逸飞还有他师傅搞在一起,来……


来卖的?


而逸飞也明显的看到了苏玉儿,不过没有很多的惊讶,只是愣了一下,随机玩味了一句:“有日子没见了哈,这段日子不缺钱了?”


听到逸飞和苏玉儿认识,黑胖子也不敢惹他,说既然飞哥认识,那就是误会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