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无双

沈姨全名叫沈飞鸿,她并不是我的亲姨,


  而是我爸妈生前在医院的同事。


  自从我十三岁时,爸妈出车祸意外去世后,她就主动的照顾起了我的生活起居。


  一直到我大学毕业后,她才放松了对我的严厉管教。


  虽然叫姨,但是沈飞鸿也就比我大了十来岁,虽然性格不大好,但是人长的很漂亮,不过一直没有结婚,也没见她找过男朋友。


  “蛮牛,你快来我的店里帮我照看几天店铺,我有要紧的事要出去一趟。”


  电话一接通,沈姨独有的酥媚声音就传了过来。


  蛮牛是沈姨给我取得外号,并不是说我长的很壮,而是指我的那个大。


  虽然我一再抗议这个外号,但是性格豪放的沈姨始终不愿改口。


  女王般的沈姨发话了,我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把表哥两口子送到家后,我直接马不停蹄的开着车朝沈姨的店铺而去。


  市中心的丰达商业街开业不过一年的时间,但现在已经是相当繁华,沈姨的精品情趣店就开在这里。


  我在沈姨的店门徘徊了半天,就是不好意思进去。


  我想不明白,沈姨好好的医生不当,为什么会来卖这种用品。


  你卖这种用品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偏偏找个繁华的商业街来卖。


  就在我在店外犹豫不决时,沈姨的电话几乎每隔一分钟就会响起一次。


  逼的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咬着牙,推开了情趣店的玻璃门。


  一进去,我的脸上就红了个透。


  各种颜色,各样款式,各种大小的那个用品摆满了整个店铺。


  这还不算,关键店中还有几名女士,看样子是进来买东西的,一看到我进来,都齐刷刷朝我看来,一脸的尴尬。


  很快,这几名女士就羞红着脸,放下手中不堪入目的器具,狼狈的退出了出去。


  “你怎么才来,我都急死了!”


  一见我,留着一头飒爽的短发,穿着紧身皮衣、皮裤,浑身散发着浓浓熟女气息的沈姨就大声埋怨道。


说实话,在没有遇见表嫂之前,沈姨一直是我幻想对象。


  沈姨虽然没有表嫂长的那样倾国倾城,但是也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大美人。


  如果说表嫂是传统的华夏古典美人,哪么沈姨就是那种思想前卫,举止大胆的新时代独立女性。


  沈姨的身材没有表嫂那么匀称、婀娜,但是某些地方比表嫂大了几个号,直追欧美女人的身材,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会产生欲望的类型。


  同时,沈姨身上,还有一点是表嫂比不上的,那就是她的独特的嗓音。


  沈姨的嗓音集合了嘶哑、酥糯、娇媚的特性,说起话来让人麻酥酥的心肝儿直打颤。


  我经常幻想着,沈姨的嗓音在男女亲热的时候是什么风景。


  “路上有点堵车!”


  我小心翼翼的朝女王般的沈姨解释道。


  因为小时候长期受到沈姨的压迫,我对她有着本能的畏惧。


  “瞧你这点头哈腰的样子,哪有点男人的样子,真是白长一副好货了。”


  沈姨伸出芊芊玉指,狠狠的在我脑门上戳了一下,眼睛扫过我下那里。


  对于沈姨荤素不忌的说话风格,我早已经习以为常。


  我嘿嘿一笑,对于沈姨的鄙视,不敢有丝毫的反驳。


  “算了,不和你废话了,我还有要紧的事儿要办呢,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守在店里卖东西,我什么时候回来,你才能走。”


  “啊!让我卖这些东西?”


  看着店铺里琳琅满目的那些用品,我直接傻眼了。


  “怎么?你不想帮忙。”


  沈姨一瞪眼,双手叉在腰间,一挺胸,绷的皮衣发出一阵“吱呀”声,看我的眼睛都直了。


  “不是不愿意,只是我一个男人卖女性那个用品,是不是太那个了。”


  我诺诺的解释道。


  “那个了,我还不知道你,表面正经,其实闷骚的很,好色的要命!”


  沈姨毫不留情的揭露了我的老底。


  “我没什么,我是怕女顾客不好意思,影响你的生意。”


  不情不愿的我再次找到了一个借口。


  “你放心,来我这儿买东西有女人,也有男人,只要你用心,一定没问题。”


  沈姨冲我打气的说道。


  “要不你先把店铺关几天,等回来后在营业。”


  我还是不想帮沈姨卖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这要是让熟人看见了,还不得笑话我一辈子。


  “不行,我的店铺里有不光有很多老顾客,还有其他商贩在我这里批发货物,我这次估计要多出去几天,关门对生意的影响太大了。”


  出乎我的意料,沈姨居然把情趣用品的生意做的这么大了,还搞起了零售兼批发了。


  “我说,你说了这么多没用的,是不是不想帮我的忙!”


  看见我不停的找借口推脱,沈姨开始发毛了。


  “好吧!那我……试试!”


  女王发飙,我哪敢犟嘴,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道。


  “还算你有良心,不枉姨平时疼你一场,很简单,你就按照电脑上,我对商品的进价乘以三倍卖给顾客.....”


  “三倍,这也太黑了吧!”


  我算是知道了,沈姨为什么不当医生了。


  给我大致讲解了一下店铺里的事后,沈姨就提着一个早已收拾好的提包出了店门。


  “嘘……”


  气场强大的沈姨离开店铺后,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打定主意,待会儿就关上店门,我是打死也不会去卖这种用品的。


  可就在我打着如意算盘时,原本已经离去的沈姨突然又杀了回来。


  “忘了给你说了,营业时间是早上十点到晚上十二点,我会让人留意的,你要是敢中途关门,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还有,营业额每天不能少于三千快。”


  “不会吧!”


  一听沈姨的话,我的心里瞬间冰凉一片。


  “加油,我看好你,表现的好,我给你奖励。”


  一看我的表情,沈姨娇笑盈盈的抓着我的手,打气的说道。


  “再说吧.....”


  即便我的胳膊处被沈姨的两团丰满蹭着,但一想到要一天到晚的守在店铺里卖女性那个用品,我就没了精神。


  “乖乖听话,沈姨走了!”


  为了让我提起斗志,沈姨临走前突然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那蜜唇,醇香、厚实的触感,让我久久回味。


  事已至此,我只好安心留在沈姨的店铺里了。


  同时我也给家里的表嫂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


  当然,我只是说了我在帮沈姨看店,具体是什么店,我可没说。


  表嫂在电话里随意应付了我几句后,就率先挂断了电话。


  表嫂的冷淡,让我很有些失落。


在店里呆了半个小时,确定沈姨这次是真的离开后,我走到门口,将暂停营业的牌子挂了上去。


  在外面野营的两天,发生了太多了的事儿,让我身心俱疲。


  我实在没有心情做生意,我打算今天先在店里适应一下环境,休息、放松一下,什么事儿,都等到明儿看情况再说。


  我想过了,实在不行我就花自己的钱,买下一些店里的东西,把沈姨给应付过去。


  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店铺里,我开始仔细的观察起了货架上那些大胆、前卫的女性那个用品。


  这一看,简直让我大开眼界,好多我闻所未闻的物件儿,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摆在货架上。


  我一个大男人都看的面红耳赤,想入菲菲,真不知道沈姨这么一个单身女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些器具,沈姨有没有用?”


  一个问题,猛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除了一些女性的物品外,店铺里剩下的就是各种类型、颜色、款式的情趣内衣、内裤、丝袜了。


  这些情趣内衣裤都小得很,蕾丝、雕花,黑丝应有尽有,每一样都透明得不象话,有的还穿在塑料模特儿身上,让人一瞧之下热血沸腾.....


  “如果表嫂穿上这些情趣内衣和黑丝,不知是什么模样。”


  一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激动立马起了反应。


  可是我知道,依照表嫂的性格和修养,她是绝不会穿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表嫂今天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穿内内呢!”


  我始终没有想明白原因,但是我可以肯定表嫂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追求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