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写的很有感觉的片段_超能小保安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化身成为她的小裤裤,这样就可以肆意爱抚着她的美好。


裹在肉色丝袜里的修长大腿,更是让我兴奋到无以复加。


我好想问问她,“菲菲,我能不能拿舌头舔舐下你的大腿根儿?”


但我终究还是忍住了,我不是不敢,而是有些不好意思。


她对我这么好,而且还这么单纯,我要是真的强行把她给那啥了,那她以后怎么办?


倒不是我心软,只是觉得好好一朵荷花非得拿墨汁泼上,这实在有些可恶。


所以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把她裙子掀开,狠狠冲进她娇躯里面的强烈欲望。


仅是背着她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死命的在裤子里面撩了两把,过过手瘾……


题目讲解完后,我就送胡蝶菲下楼了。


“这题确实有些难度,明显超出你当前的知识储备,不过成人高考时就是这样子的,总会莫名其妙的蹦出几道超出常识的难题,你早早接触也好,免得以后慌了手脚。我看好你,加油!”


胡蝶菲上车后跟我挥手作着鼓励,两颗洁白的小虎牙让她整个人斥满无暇,非常可爱。


望着远去的车子,我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下有些糟乱的心情,转身准备上楼。


可就在转身的瞬间,我竟然远远的看见了孟韵。


我很诧异,“大晚上你在这做什么?”


孟韵显得有些尴尬,“我、我……我就是惦记着你和菲菲的进展,所以来看看。”


我‘哦’了一声,没多想。


可随后我就反应过来,这事不对啊,我让胡蝶菲来宿舍请教,是在车里说的,她根本不知道。


稍微一琢磨我就想明白了,孟韵在说谎,她八成是来找我的。


只不过恰好见到了我送胡蝶菲离开,所以就赶紧拿这点来敷衍。


反应过来她是来找我的后,我原本糟乱的心情就更乱了。


将孟韵招呼到近前,我二话不说,就伸手抄进了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之间。


手掌拖着她身体最当间儿的敏感,左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整个人被我生生托了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小刘,不要……”


她显然已经意识到我此刻暴虐的冲动,在我肩膀上死命拍打着。


可她越拍打我越兴奋,尤其是她胸前的饱满就在我眼前晃动。


我当时就凑上了嘴巴,连同她雪白的衬衣一同咬住,狠狠的要弄着她胸前的娇媚迷人。


“啊~!”


那从娇躯最深处泛起的欲望火焰冲出了她的鼻腔,化身为最是旖旎的迷离欢吟。


不顾她的阻止,我强行将她给托回了宿舍,丢在大床上。


房门一关,我猛地就扑了上去,将她娇媚胴体给压在了身下。


孟韵很是羞急,“小刘,不要这样,你别欺负我了!”


我才不管,我就欺负她,我就是想欺负她。


今晚我本来就想强行逼迫胡蝶菲跟我做那事儿,只是后来不忍心才勉强压制住了欲望。


可她的到来让我瞬间火起,我早就想弄她了,她那儿就是能迷死我的存在。


于是强行撩开她的裙摆,我猛地凑上脑袋,抵在她那娇媚的娇媚上狠狠吸吮着。


哇,那种充盈鼻腔的腥涩,那种带有湿意的温润,简直让我整个人都快要爆炸。


“小刘,你混蛋,你快放开我,我喊人了,再不放开我我真的喊……啊~!”


都不等孟韵喊人的,我就隔着丝袜和小裤裤,狠狠咬弄起她那迷人的地方。


那一瞬间,两条雪白大腿紧紧夹抱住我的脑袋,娇躯极尽的颤动更是让她那里就像是在故意往我嘴巴上凑似的,让我们四唇相接,给予了她更为迷离的刺激。


我狠狠的吸吮着,舔舐着,撕咬着,连小裤裤带丝袜全部被我牙齿给弄破。


她那迷人的娇媚彻底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身前,那么的鲜嫩。


她用颤抖的羞声央求我,“小刘,不要,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我好难、难受……”


难受吗?难受那我就给你好了,我也很难受!


解开裤腰带,就是我给予她最直接的回答。


但就在我刚刚解开腰带准备脱裤子的时候,温润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手掌。


随后,我注意到了孟韵那张精致的脸蛋儿。


“小刘,你要了我吧,今晚我就是你的女人,任你玩弄。但是今晚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专心追求菲菲好了,她真的是个好女孩。”


狗屎,又是这一套!


我气急,怒声对孟韵说道:“我不管,我就要你,我天天夜夜的想要X你,我还想一直一直都X你,我能整完不睡觉的X你,我要让你快乐,我要跟你一起快乐舒服到死。这辈子你都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离开我,我的心里永远都藏着你!”


话很粗鲁,甚至有些下流,我都能看到她被我说的脸色通红,几乎要低出血来。


可她还是情动了,或许是我最后的真情流露让她感受到了我的真心。


她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猛地抱住我脑袋,狠狠亲吻着我的嘴巴。


哪怕我刚刚已经亲吻过她那里,她也毫不介意的亲吻着我,疯狂而恣意。


我沉沦在她的香舌和唇瓣之下,满脑子满心思全都是她的旖旎。


在许久的亲吻过后,她羞声告诉我说,“小刘,我也舍不得你,我发现自己已经慢慢喜欢上你了。但是我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要不然的话……以后我们互相帮助好了。”


她这句互相帮助,让我特别特别的兴奋。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互相帮助,能帮助哪里?


可随后的话,就让我有些隐隐的小失落。


她告诉我说,“我们互相用嘴巴,帮对方安慰,不要去突破最后的底线,好不好?”


孟韵问的是好不好,可她根本没有给我回答的机会。


我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她就突然来到我身下躺着。


趁我跪趴的姿势,小嘴儿一张,我那里就被狠狠的吞住了。


那种紧致,那中温润,顿时让我兴奋到无以复加,小小的失落立即烟消云散。


好舒服,我受不了了,赶紧凑上了脑袋,埋头在她那双玉嫩的美腿之间。


我玩命的吸吮着,舔舐着,带给她极尽强烈的欢愉,任旖旎的欢吟声荡漾整个房间……


在孟韵又一次极尽的颤抖下,我也达到了爱的巅峰。


那一瞬,我们两个人同时步入了幸福的云巅,那种美满的舒适,简直是人间最美好的享受。


完事后,我将她搂在坏里,她羞羞的给了我一记粉拳。


“你好坏,把我那儿弄的现在还火辣辣的。”


越说越羞,最后又补了我一记粉拳。


不过她没打中,被我一把握住小手,送到了我的身下。


虽然我现在已经舒服了,可我还是想感受她更多的娇媚。


吻弄着她精致的小耳垂,我对她说道:“不知道是谁,刚才还死气掰咧的喊着我快点呢!”


孟韵更羞了,用力握住了我那里,“坏人,你再说,我就给你捏破!”


切,我怕这个?


我反手就摸进了她衬衣里,将那大宝贝儿给抓在了手中,狠狠挤弄着顶端的粉嫩。


她当时就急了,“疼疼疼,别捏,我不敢了,我松手,好老公,求求你了,快松开……”


她这一声好老公叫的,简直让我醉酥了骨头。


狠狠吻弄着她滑腻的香唇,我对她含糊说,“韵韵,我真想干死你,你太迷人了。”


她大羞,但一双玉臂却紧紧抱住我,惟恐被我跑掉似的……


相互拥抱着旖旎了十几分钟,我们这才稍稍熄火。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们又闲聊了些话,聊着聊着话题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胡蝶菲身上。


孟韵跟我说,“菲菲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不过你可千万别被她纯洁娇好的小模样给骗了,她很有心思的,而且你绝对猜不出,她最大的特长就是自由搏击,还参加过业余联赛。”


“当初考大学时第一志愿是警校,而且也成功被录取了。但家里人死命的阻拦她,不让她去当警察,她这才一怒之下改去师范当老师了,但毕业后也不服从分配,自己跑出来教夜校。”


孟韵还在说着,但我有些懵了。


胡蝶菲那么个看起来特漂亮文雅的女孩,竟然还参加过自由搏击的职业联赛?


我怎么不太相信呢,如果她真这么厉害的话,晚上的时候大烟鬼敢抓她衣领?


当我把这个疑点提出的时候,孟韵解释道:“他知道什么呀,当初菲菲考大学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迷在吸毒上面了,除了女人和毒品,哪有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


我恍然,难怪大烟鬼敢那么蛮横,原来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表妹的战斗力啊!


想来胡蝶菲当时也是知道自己表哥身体垮了,所以才没有动手。


只是没想到被我这个见义勇为好青年冲了上去,给她表哥揍了个满脸桃花开。


想明白这事,我忽地又感觉到害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晚胡蝶菲来我宿舍,是不是就是故意的啊?


她在钓鱼,如果我真敢做什么的话……


草,想想就觉得可怕,我真要是没忍住对她做些什么,这会儿岂不是已经被她给打翻在地,然后明天城市新闻上就会有如下标题报道:受害人将强上未遂嫌疑人押赴公安局。


想想就觉得可怕,这个胡蝶菲,我实在是太过小看她了。


“喂,你在想什么呢?”


身边传来孟韵的询问声,打断了我后怕的思绪。


我回过神来忙对她回道:“没什么,我就是在想着,我要不要进你后面,试试那种事情舒不舒服。如果真舒服的话,这样我也得劲,你也得劲,咱们还没突破那种关系。”


孟韵当时就羞急眼了,给我那一通皮锤啊!


最终她羞声告诉我说,“才不要,那么大,万一撑破怎么办,没准还会长痔疮的……”


终究也没有发生暴菊事件,在拥抱的兴奋缠绵中我们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那个护花的经理再也没有出现。


既然我跟孟韵已经和好了,他自然也就没有再出现的道理,孟韵和我都不需要他出现。


而且这段时间我跟孟韵已经住到了一起,天天搂着俏娇娘睡觉。


想事儿的时候,我就磨蹭她的小脚丫,小嫩手,小嘴巴,甚至也贴着她那儿用两条大腿帮我解决过,总之是各种舒服惬意。


她也很享受,整个人容光焕发,看起来都年轻了好多。


当然了,这多都得益于我的手指和舌头,让她夜夜醉死缠绵。


只是紧要的事情,我们始终没有发生过。


胡蝶菲也没有再来过,似乎学校的工作比较忙,我隐隐还有些想她了。


那个俏皮可人的姑娘,就像是钻进了我的心里,让我痒痒着。


直至这天晚上,我终于又见到了她。


这天晚上,孟韵下班后我在小区里等着她,然后送她一同回家。


她进了洗手间,想必是去解决个人问题,我坐在客厅里沙发上。


但刚刚进去不多会儿的,就有她的尖叫声响起。


我当时就站了起来,快步冲进了卫生间,满心惦记着她的安危。


但事实上她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水管爆了,呲呲的水花喷射而已。


孟韵的衣服都湿润了,肉色丝袜紧紧贴在她身上,让她更显娇媚迷人。


我忍不住的问她,“韵韵,你越来越想那事儿了,丝袜都湿成这样了啊?”


她羞嗔着给了我一巴掌,“别瞎说,快帮我收拾收拾。”


好嘞,我就爱干这活儿。


于是我直接掀翻了她的裙子,凑脑袋往她娇躯最敏感的地方亲了过去。


她当时就急了,“哎呀,不是收拾我那儿,你这个小流氓,收拾水管……”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继续狠狠亲弄着她。


直把她给撩的两条修长玉腿都颤抖着快要支撑不住身体了,这才将她松开。


“小流氓,我怎么就招惹上你了,早晚得被你折腾死。”


她羞嗔着转身快步离开,不过很快就又回来了,只是手上多了些工具。


我明白,她这是让我给她收拾水管呢!


“行了,你快回屋子里换衣服吧,别被凉水弄感冒了,这里交给我。”


将孟韵打发走后,我就关上了阀门,低头拆修起了水管。


可衣服刚才也被水打湿了,特别难受,于是我起身脱了个干净。


反正孟韵该吃吃该玩玩了,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我还乐得让她见识我大宝贝。


然后就在忙活的热火朝天时,突然开门声响起。


紧接着,更是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直奔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