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大 吸_我与女邻居在楼梯多次

喜欢的玩具和奶壶收拾了一下,分门别类放在袋子里递给了董美玲。

董美玲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她问我:“你多大了?”

我皱皱眉头,随口说:“快四十了。”

“快四十,是三十几?这么大一个人,连数字都不会说吗?”董美玲随口嘲讽。

我心头一阵火气。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自傲的女人,跟那高冷的女神似的。

我没好气的说:“三十六岁半。”

“哦。”

问完了年龄,董美玲偏偏又没反应了。

这把我气得,真想掐着她的脸,好好蹂躏一番。

董美玲把苏芸霞领回了家,没跟我说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很不爽。

心里面有些怅然若失。

有人曾经说过,什么是女神?

女神就是你得不到的女人。但她偏偏就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挨艹。

我嘲讽的喝了罐啤酒,骂自己:“陈斌,我看你就是个舔狗,你管人家过的怎么样,先想好自己吧。”

晚上躺在没有苏芸霞的床上,我反而有点睡不着了。

模模糊糊的睡着之后,忽然感觉好像有人摸上了我的床。

依稀借着月光,我看到双目冒着寒光的方志刚站在床边,手握一把尖刀,猛然向我刺来.......

“别杀我!”

软件冒着寒光的利刃就要刺在我脸上,我浑身冒汗的忽然惊醒。

再看窗户外,已经是太阳都快照到pi股上了。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周四........

妈的,把闹钟翻出来一看,都已经早上九点半了,我心中一凉,完蛋,迟到了。

往常我都是早上六点半起的,可今天为什么就没听到闹钟响?

我连忙跳下床,也顾不得只穿了个裤衩,就往外面跑。

刚到客厅,我就看到董美玲跟个贵妇似的,坐在我昨天刚擦洗过的沙发上,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你醒了?”董美玲淡淡的说,也不回头,好似什么事都跟他没关系一样。

我再一看,苏芸霞这傻妞,正趴在她怀里酣睡正香呢。

我一愣,连忙说:“我上班快迟到了,等会儿再谈。”

说着,我就转头去卫生间。

这时我看到卫生间的玻璃门,才意识到,我这会儿身上就一个裤衩。

董美玲不出意外的回过头,看到我就一个裤衩后,她面色一冷,冷笑着说:“真是个流氓。”

我恼怒的回头说:“我在我家里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这是我的自由。反倒是你,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进我家,才算是流氓呢。”

董美玲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她笑着说:“你是第一个骂我流氓的人。”

“啊?”

我听董美玲这么说,心里突然闪过平常最喜欢看的兵王小说的情节。

那些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名门贵妇,喜欢上屌丝一样的男主角,不都是因为男主角一开始就特立独行吗?

难道.......难道我的春天要来啦?

看我还在发愣,董美玲回过头优雅的抿了一口茶,说:“原本我想跟你们经理打个电话,帮你请假的。嗯,既然你喊我流氓,那我就流氓一下吧。不打了。”

什么?

我傻眼了。

我那个泼妇经理姜桂兰,在整个招待所里都是出了名的霸道。

我后面没有靠山,总是被这个泼妇欺负。

今天莫名其妙睡过了头,算是彻底又这泼妇送了整自己的借口。

昨晚上根本莫名其妙结仇,今天莫名其妙迟到,真是太倒霉了。

“这......”我咬着牙,但想了想,实在拉不下脸求人,只好扭头重重的摔门,钻进了卫生间。

一番快速的清洗之后,我换上衣服,急忙准备往招待所赶。

谁知道这时,芸芸迷迷糊糊的醒来,她一看我,就高兴的说:“小斌叔叔,早上阿姨特意帮你关了闹钟,说让你好好多睡一会儿呢。”

“什么,闹钟是你关的?”

我怒气磅礴的怒视着董美玲,呲着牙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我?”

“不知道。”董美玲冷淡的说。

想到招待所最近在裁员,这次得罪了姜桂兰,指不定就要上裁员名单。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对话。

“好,算你狠。”

我生气的拿起公文包,摔门而去。

一路小跑二十分钟,我气喘吁吁的赶到了招待所的房务部。

刚到门口,我就感觉办公室里面一片死静。

我喘着气,轻轻敲了敲门。

姜桂兰那破镙子般的嗓音马上响了起来:“你也不看看表,都几点了?十点钟了,大爷。是不是得我去你家,好好的给你做好早饭,再扶着你的手过来上班啊?”

我尴尬的喘着气,站在门口不敢说话。

姜桂兰又冷笑着说:“呦呦呦,这怎么连句话都不会说了。早上到十点才来上班,你可真是个大爷啊。”

隔着门,我真想一脚把这破门踹开,砸在姜桂兰的脸上。

但是人家是现官,她爹在是市里面的采购部门上班,还颇有背景,招惹不起。

我咬了咬牙,继续低下头。

忍,只好忍了。

门被一把拉开,姜桂兰那肥胖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

姜桂兰今年四十多岁,脸像大脸盆,身子跟个葫芦似的,那血盆大口,有人说他丈夫早就被她这血盆大口咬到阳痿了。

我觉得,八成不是咬的,是吓的。

就这血盆大口,要是我,倒贴我也不要。

“说你呢,哑巴了?”

回过神儿,姜桂兰怒视着我,我就知道,刚刚走神的时候,把她说的话给忘了。

“你说话啊。”

姜桂兰忽然当着办公室同僚的面,一把把我推的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我就看不起你这种软蛋。啊?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个。要房子房子没有,要车车没有,连存款也没有。就这,你还有胆量去领养那个死鬼的闺女?还是个傻子!哈哈哈,你领养一个傻子有什么用?你打一辈子光棍儿吧。”

我气急了,好你个姜桂兰,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谁让你总是找我麻烦,那也就算了,可你连死人都侮辱,你还是不是人?

我圆瞪着双眼,怒视姜桂兰道:“姜桂兰,你有点人性好不好?阿东刚死,你就在背后风言风语?”

“他?”姜桂兰哈哈一笑,目中无人的猖狂说:“苏东东跟你是亲兄弟?你这么护着他。”

我咬紧了嘴唇,苏东东和我虽然不是亲兄弟,可胜似亲兄弟。

“够了!”

我怒吼道:“有本事冲我来?总是侮辱一个死人有什么用?你有什么招我都接了。”

姜桂兰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她讥笑着说:“好,这可是你说的。你现在就给我去房务部的卫生室,拿上工具,去把一二三四栋楼的所有化粪池都给我通一遍。晚上之前洗不完,不准走!”

“你,你这不是侮辱人嘛?”我惊怒的吼道。我好歹也是正职员工,居然让我去干清洁工都不干的活!

姜桂兰冷笑道:“就是侮辱你,怎么了?好,我给你个机会,你去贵宾楼,把张老板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问出来,我也原谅你。”

张老板,是新来的领导。感情姜桂兰自己无能,伺候的不好,还要让我背黑锅!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快步上前,一巴掌扇在了姜桂兰的脸上!

十分响亮的一声啪,震颤了周围几个科室。办公室里面好几个人探出头来看着我。

“老板!”

我回头一看,新来的张老板居然正冷着脸,站在墙角!

完了,我的心里一片冰冷。

“张.......老板。”

张老板天堂饱满,面阔下方,头发浓密,是标准的富人脸。行走之间气势十足,听说是省城里面来的有钱人。

我咽了口唾沫,招待所改制之后,算是民营企业。张老板是刚刚买下这座亏损的招待所,准备彻底整修之后,在津港市大展拳脚的。

我这才几天,就上手打了经理。我不由一阵苦笑,得了,这次是真的得准备辞职了。

也不知道在这招待所干了二十年,离职之后,其他酒店愿不愿意收留。

姜桂兰一看张老板来了,马上尖叫的捂着脸冲我嗷嗷喊:“贱人,软蛋!哈哈,你敢打我,你等着!老板,你看看,这是什么刁员工?在咱们招待所干了二十年了,到现在还是个文员,像这种废物,我建议趁早开除。哼哼。”

看姜桂兰肥猪似的脸,我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同时,我也十分的恨董美玲。

就是这个高傲自大,自以为是的女人,她居然关了我的闹钟。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早上也不会迟早俩小时。

行,你家里有背景,你有钱,你开奥迪Q5,可我陈斌从村里出来,我容易吗?

你不在乎,你大不了回家,家里面有的事情,我要是工作丢了,我带着孩子到哪去?

“胡闹!”

张老板的脸又黑了一层,旁边跟着的几个经理连忙别过脸去,全当没看见。

“听到没有?老板骂你胡闹。”姜桂兰趾高气扬的说。

我则有点垂头丧气,结束了。在这个破招待所干了二十年,到头来除了一个破房子,啥都没有。

“我说你胡闹!”

张老板气宇轩昂的走过来,指着姜桂兰急促的说:“对待公司的老员工,你就是这种态度吗?像泼妇一样在门口大叫大骂?公司的经理都像你这样骂员工,老员工不寒心吗?新员工不心凉吗?我们公司干脆让你一个人干算了。”

“什么........我......”姜桂兰傻了,她完全没想到,这刚来的张老板怎么不顾她的背景,冲她发难了?

“你什么你?你是什么职位?”张老板黑着脸说。

姜桂兰干巴巴的说:“我是房务部的保洁经理,姜桂兰。负责五栋客房的保洁与各种物品的更换。”

张老板又扭头看了看我,淡淡的说:“你叫什么?”

“我叫陈斌。”我面容惨淡的说。

“刚刚她说你收养了一个人的女儿,这是怎么回事?”张老板又问我。

我刚想说,旁边姜桂兰忽然抢话头说:“就是我们这里一个老油头的员工叫苏东东,病死了。他留下一个闺女,是个智障。谁知道他居然跑去替人收养闺女,呵呵,三十多岁的老光棍,居然还帮人收养傻闺女,以后到死都没儿子!”

“姜桂兰,你他妈闭嘴!”我听姜桂兰侮辱苏东东和苏芸霞,心里面更是十分难受,愤怒的想跑去暴打姜桂兰,旁边几个经理连忙冲上来拉住我。

闹了好几分钟,我双拳难敌四手,被他们几个经理给拉住了。

“不错。你先回去吧,下午两点,到我办公室一趟,咱俩好好谈谈。”张老板忽然冲我笑了笑,然后走了。

他冲我笑了?

还让我下午两点去他办公室面谈?

我心里面惴惴不安,这是想把我开除啊?还是准备和我好好聊聊,然后发配到工程部打杂?

我收拾了下东西,看着姜桂兰怒视着我的样子,忍不住说:“我就是喜欢看你气我,又打不过我的样子,怎么着?来啊。”

装逼完,我赶紧就跑。

姜桂兰她爹在市采购部门上班,部门里面没有一个人敢得罪她的。

在路边买了脸包子,我发愁的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招待所楼下的停车场。

招待所别看名字很土气,但实际上绿树成荫,紧挨着贾鲁河,整个招待所都在一个类似于公园的景区般的地方里。当年就是看这里高端大气上档次,中专毕业才主动要求被分配在招待所的。

谁知还没几年,招待所直接改制成民营......

吃这包子,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