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太舒服了再快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重

好大太舒服了再快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重生之缠绵

“什么?”

惜瞳腾得站起身,看着擎天眸中蕴满了怒气,嘴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蹦出这句话。她没想到,走到了这一步,明明所有的状况都已经脱离正轨,可是,冥冥之中,却好象有一把手,坚定地要将一切拉回到原先的轨道上来,吴姨的死便是最好的证明。

她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眸色迅速黯淡下来,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手指微曲着慢慢握成一团,指尖嵌进肉里,生疼。

擎天回望着她略微苍白的脸,总觉得她似乎有哪里有些不对劲,嘴唇微张,动了动,那些关切的词汇没有说出来,最终卡在了嗓子里,他知道,展惜瞳并不需要她的关心,一点都不需要!

四目相对之间,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这怒气之中还隐隐夹杂着一丝的无奈、痛苦以及……深沉得仿佛能够将人吞噬的恨意,而且,她的这番情绪来得相当强烈,完完全全是针对着他而来的枸。

沉沉地叹了口气,他垂下眼眸,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苦笑,心里开始抽搐起来,疼得厉害,只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正在一点一点被掏空,空得让人害怕,那种感觉比他曾经失去母亲,被放逐的日子还要来得绝望。

他早就知道了,早在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一直默默注视着惜瞳的北然自然是瞧见了这边的情况,慌忙将完全陷入某种回忆中的惜瞳拉入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摇了摇她,靠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不多时,惜瞳便回醒过来,侧过头,微抬眉眼,正巧触及北然眼底尚未敛去的宠溺以及疼惜,心里瞬时像是被融化了一般,刚刚那丝苦楚倒是消散了不少罘。

好大太舒服了再快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重生之缠绵

展天暗暗握紧拳头,面色如常,端坐在一旁,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般,显得极为的平静,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涌起了惊涛骇浪。他从来都不知道,一向乖巧善良的女儿竟然会露出这样的情绪,他原以为那些抵触不过是因为有一个人忽然出现瓜分了她的宠爱所致,现在看来,情况与他所想的并不一样,或许是并不完全一样。

良久,他才恍然从这种左右为难的情绪之中挣脱开来,扫了眼周围的三人,正了正脸色,淡淡地说:“你们现在都先回去,这件事情等我好好想想再作决定。”

他的话音刚落,擎天第一个站起身,略显失望地朝着展天躬了躬身,然后,相当亲昵地说:“爸,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在等到展天点头应允之后,这才在慢腾腾地起了个身,以龟速挪到了办公室门口,打开门,余光又一次瞥了眼惜瞳,抿着唇陷入了沉思,出了门。

惜瞳愣了下,片刻,拉着身旁的北然起了身,随即与展天到了一声别,便也行色匆匆地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虽然那件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但,至少现在是没有结果的,没有结果便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

倚靠着副驾驶座的后背,惜瞳很是无力地瘫到下来,全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一般,又酸又疼,身子沉重得好像灌了铅。直到这会儿,她才仿佛与昨晚连接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感觉到一种深深的疲惫。

“累了就好好睡一觉,到了家我再叫你。”北然侧过头,余光状似无意地瞥见她眼底那一抹尚未褪去的青黑色,不免有些自责,暗暗叹了口气,靠在她的耳边,低声地说。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眸中也满溢着心疼。

好大太舒服了再快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重生之缠绵

惜瞳点了点头,她确实很困,现在怕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她连手指都不想抬一下。这么想着,她偏过头,靠在被椅上,阖上双眼,不多时,空气中传来沉稳的呼吸声。很显然,此时的她已经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北然体贴地为她盖上外套,顺势又将车内的温度打高一点,然后,回过头,柔情地注视着她,见着她有如小动物一般蠕动了一下嘴角,轻轻唤了声:“然……”他的心顿时变得软软的,软得有些不可思议,随即,眉眼微抬,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一个很深的弧度,只是,眼底的心疼越发的浓重。

下意识地伸出手,指尖轻触了一下她那紧皱着的眉头,不由自主地触着那地儿,一上一下,来来回回,很是温柔,就是要将其抚平。大抵是听到了他心底那诚挚的声音,不消片刻,惜瞳的眉头便彻底舒展开来。他甚为开心地俯下身子,然后,在惜瞳的眉心轻轻地落下一个吻,很是清浅,不沾染任何的情、欲,“小瞳,愿你有一个美梦。”

大抵是能够感应到他此时的心情,睡梦中的惜瞳微微扬起嘴角,面色不禁柔和了几分,样子是说不出的可爱。

北然被眼前这番美好的景象给深深吸引住了,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惜瞳,好半响都没有舍得挪开视线半分,直到这不大不小的空间再洗响起骤响的手机铃声。惜瞳大抵是真的太累了,这会儿睡得也是相当的沉,以至于这样的吵闹都没有叫醒她。北然慌忙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余光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依旧处在沉睡中的惜瞳,低声地对着手机说:“喂。”

“陆哥哥……”

“陆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