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都是肉肉的校园 文 _一女n男猛挺进片段小说

文学

“真的吗?”孙成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当然呀。”

几个来回,乔云曼就把孙成的手掌包得漂漂亮亮。

看着她白嫩的脸庞,孙成的目光逐渐变得火热。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地吞咽口水。

动静太大,乔云曼好奇地抬起头来:“老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孙成急忙把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乔云曼低头看到自己敞开的领口,便什么都明白了,脸一下子红透了,像一只熟透的虾子。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两人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

“叮叮咚咚!”

乔云曼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喂,请问您哪位?”

“您家的水管已经修好了,希望你尽快回家检查一下。”

挂了电话以后,乔云曼红着脸说:“老师,我家水管修好了,我回去检查一下,谢谢你昨天留我在家里住,我先走了。”

孙成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刚才的尴尬,嘴巴张张合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乔云曼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回想起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不禁羞红了脸。

“我怎么能这么想老师呢,他才不是那种人!”

“万一他真的对我有感觉呢,他都那么大年纪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越想越多,最后把自己捂到被子里。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睡觉!”

深夜,她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逐渐有了感觉。

“嗯……怎么回事?”

她睁开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一下子就吓醒了。

“你是谁!怎么会来到我家?你快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不断摸着她滑嫩的皮肤,在她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摸索着。

“你是谁!你最好现在停下,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说话,直接用唇瓣堵住了乔云曼的嘴。

“唔……”

乔云曼的瞳孔在瞬间放大,一股恐惧,也在心底蔓延。

这男人的气息……

“你是那个水管工!”

男人听到后僵硬了一瞬回答道:“我很久没碰女人了,你就让我摸摸,摸完我就走,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非要报警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水管工强行咬着乔云曼的嘴唇,一股子带着胶皮味儿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他粗砺的大舌,也深入了她的口中,勾起她口中的柔软来回翻转。

手也没有闲着,抓住一只玉兔揉捏成不同形状,另一只手向下面伸去。乔云曼半年多没碰过男人了,一下子就湿了。

水管工不安分的大手顺着她的下身深入,直接触碰到了那汹涌泛滥的湿地,一种让人疯狂的快感,瞬间将乔云曼包围

“啊……不要!我不要!”

乔云曼的剧烈挣扎让男人无法更进一步

男人见她反抗实在是太激烈,强行把自己已经勃起的物件放到她手上,乔云曼没有办法,只好帮他解决。

随着动作的加快,男人一泄如注。白色的液体喷了乔云曼一身。男人见状,也不多拉上裤子,匆匆离去了。

乔云曼洗完手坐在床上越想越委屈,别人家的父母都陪在孩子身边,自己爸妈因为工作原因留自己独自在家。

她被人欺负却没人能倾诉,委屈像海一般翻涌,哭着打通了孙成的电话:“老师,你能不能来一趟。”

孙成听到乔云曼哑哑的声音,急得不行,匆忙赶到了她家。

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忙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乔云曼被安慰后还是有些哽咽:“有个,有个水管工……偷了我放在脚垫下的钥匙,半夜来我家,摸……摸我。”

孙成听了之后有些愤怒,可眼珠子一转,他心中却生出邪念:“云曼,你告诉老师,他是怎么欺负你的,老师帮你教训他!”

乔云曼所在的县城不大,如果报警的话,弄不好会闹的人尽皆知。

孙成也很清楚这一点。

“我,我不好意思说……”乔云曼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话。

“你乖乖告诉老师,只有仔细说明白了,老师才能帮你解决问题,不是吗?”孙成耐心的劝。

乔云曼的脸色果然开始动摇。

“他就把手,放在我胸上来回揉,还……”

“云曼,你这样可不太听话。”

孙成脸一拉,故作不满。

“你得把当时的场景还原出来,水管工怎么摸你的,你得让老师了解到事情的真实经过,对不对?”

“对……”看孙老师这么耐心,乔云曼都不好意思了。

她的指尖缓缓伸入衣服中,在浑圆的胸脯上来回揉捏,让那柔软的红樱在掌心中滚动,直到它变得坚硬。

轰——

孙成脑子里嗡得一声,他没想到,乔云曼那小妮子竟乖的出奇。

孙成看着乔云曼自顾自的表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他循序善诱道:“不行啊,云曼。”

“你这样,我也不清楚水管工到底做了什么。”

“你现在,就把老师当成那个人,咱们再来演示一遍。”

“啊?”

乔云曼一脸娇羞,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成,却见孙成一脸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老师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她怎么能辜负老师呢!

咬了咬牙,乔云曼抓住孙成一只手在自己修长的大腿上滑动,模仿着水管工的动作。

感受着那细腻的触感,孙成的血液在瞬间倒流。下身欲血喷张,他恨不得直接把乔云曼压在身下。

乔云曼一开始还有一些羞涩和紧张,可渐渐的,她也来了感觉。

一种异样的快感在身下蔓延,她自然而然的把孙成的手放在另一个只玉兔上来回揉搓。

孙成顿时乐了,心想这小妮子还挺上道,他把身子附在乔云曼耳边轻轻吹气,口中不断呢喃。

“云曼,是这样吗?还是这样呢?”

粗糙的大手不断在高峰上作祟,孙成笑得一脸邪恶。

“云曼,你的脸怎么红了?”

“接下来呢?接下来他做什么了?”

乔云曼脸通红道:“他……他把……那个……。”

这种东西,她该怎么说啊!

乔云曼都快疯了,可孙成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立马就明白了。

他缓缓拉开了自己的裤链,露出男人巨大的坚挺。


孙成鼓起勇气,捏着乔云曼的小手在自己的银枪上来回攒动,同时,他耐心地问:“是这样吗?”

乔云曼捂着脸点头,孙成心里,却乐开了花儿。

没想到自己的女神竟然这样容易,就帮自己打了次飞机。

他老孙头风华不减当年呀!

伴随着乔云曼上下的动作,快感铺天盖地的朝孙成喷涌而来。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孙成现在快激动疯了,许久未用的银枪一个挺立,直接就射在了乔云曼手中。

火热的气氛在瞬间变得无比尴尬,孙成一张老脸更是羞得通红。

自己怎么这样不争气!每次自己弄的时候,都可以保证十五分钟以上,这可是他和云曼的第一次啊!

“老师,你明白了么……”

乔云曼声音都带着哭腔,她现在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孙成一看小妮子快哭了,连忙把她搂在怀中安慰。

“乖,云曼,没事儿了啊,老师帮你教训他们!”

“老师,别报警……报警了大家就都知道了……”乔云曼紧紧抓着孙成的衣服,娇弱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自己父母常年不在,孙成的安慰,仿若干旱沙漠中的一汪清泉,对于乔云曼这种缺爱的姑娘来说,她把孙成当成了至亲的长辈。

可她死也想不到,就是这个长辈,让她在日后的日子差点儿被坑得坠入深渊。

“嗯!不报警!”

孙成坚定的说道,他搂着乔云曼的胳膊微微收紧,眼底却全是笑意。

当晚,孙成在乔云曼家睡的,出了那档子事儿,孙成帮乔云曼给学校请了一天的假,第二天他到学校时,人还不多。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孙成感到一阵尿意,摸着肚子就往外跑。

今早水喝多了,他想要去厕所释放一下。

然而,他刚准备推开洗手间的门,却突然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孙成把耳朵贴到门上,同时轻轻打开一条缝。

眼前的景象,令孙成呼吸一窒。

隔间的马桶上,坐着一个上身赤裸的女孩儿,她的内衣被随手扔在地下,面前,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孩儿正站在她的身前。

男孩儿的脸上泛起潮红,好像有些害羞,试探地把手放在女孩子发育不错的玉兔上。揉了一会,女孩子也很有感觉,小声呜咽起来。

孙成看到这一幕,顿时感觉下身肿胀起来,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兴奋。

他把门缝又推开了一些,眼睛死死的盯着隔间内的场景,口水都快流到地上。

隔间里的男孩儿也在女孩儿允许下,把自己的物件慢慢的放到女孩子嘴里。

女孩子的嘴很小,红红的,像一颗刚成熟不久的樱桃,就像乔云曼的一样。

孙成越看越兴奋,浑身上下都开始燥热起来。脑海中,也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乔云曼那凹凸有致的诱人身影。

要是乔云曼,也能给他口就好了。

想到这里,孙成手下的动作变得更快,没过一会,便一泻千里。

趁着隔间里的学生还没结束,他小心翼翼地离开隔间回到了办公室。

等午休时,孙成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意淫着乔云曼,刚准备掀开她的衣服,一道女声,却直接打破了孙成的美梦。

“你看看这是什么?”

黄琳一脸得意地站在孙成面前,她高顷着的手机,清晰地反射出孙成在门外自慰的场景。

“你拍这个干什么!”孙成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今年的优秀教师别跟我争,不然这份照片,人手一份哦。”王琳说出这句话后,不屑地瞟了孙成一眼。

孙成被气的不轻,险些直接开骂。

优秀教师,是他们这个机构的一个特殊的奖励机制。

评上优秀教师的职员,每年年底的奖金,最多可以拿到两万多元!

孙成虽然好色,但他的业务能力相当不错,很多学生都喜欢他。

他也是每年竞争优秀教师的有力人选。

看着王琳趾高气扬的回了办公室,孙成唾了一口。他一定得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看看,他是老实人,又不是好欺负。

眼神不自然的朝书桌里撇了几眼,孙成顿时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手里有几瓶自制迷药,都是他的好朋友给的。

本来想在乔云曼身上试用这种东西,没想到,竟然被王琳抢了先。

他把王琳约出来说要告诉她一些内幕,然后在餐厅的卫生间内,就用迷药迷晕了她。把她的衣服扒光后绑在椅子上,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

约莫十几分钟,王琳才幽幽转醒,看着眼前的场景,十分惊恐:“你干什么?!”

“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老实吗?优秀教师各凭本事,你,把手机里的照片都删了,咱俩换!”

“不换!孙成,你要是敢发,我就报警!”

“哼哼,报警?信不信我贴到机构门口的布告牌上去!”

孙成一脸鄙夷地看着王琳,小样儿,还想威胁他?

“把照片删了,我的也删了!”

王琳怂了,瞪了孙成一眼后,恶狠狠的把照片删除。可打死她也没想到,孙成竟然留了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