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吃得好爽|师生辣文师生边h边做题——搔痒

我点头表示没抓错人,随後和我解释来龙去脉:[我们花了3周左右找到此人,调查她的身分背景、交通情况还有近况等,以下和您做说明:晓瑜一家4口,父亲是一家工厂里的高阶作业员,母亲是一家外商公司的小秘书,是一般的小康家庭(我心想这样就不会惹上甚麽达官贵人了),有一个妹妹,就读学校是第三女高的附属国中,同样也是女校,国1要升国2,大概是这样,详细家庭资料等您享用完她之後有需要再和您补充。]

他吸了口气後道:[今天,从她的个人社交网页还有我们狗仔的情蒐得知,她下午的活动,是要先去学校领取毕业典礼当天因感冒未能领取的毕业证书,之後再去和朋友看电影,晚上则是要和朋友庆生,经分析我们决定在今天下手。从她家到公车站会经过一段人烟稀少的几条废巷子,我们决定从这边下手。在她出门前先布置好人马,12:26她行经於此时,先派4人对她做强力推销,把她逼到暗巷後,在暗巷的1人迅速用少量乙醚屋其口鼻,紧接着1人用黑麻袋将她套入,另一人接过她拿在手上未锁定的手机,快速移置在一旁的设有不透光窗户的休旅车上,随即遣送至此,透过接过的手机,立马先和她的同学说家里有事等假理由推拖掉下午晚上的行程,这样就创造出一个数小时的人间蒸发了,最後就是13:23我们传简讯通知您,简略报告如上。]

我想了想,朋友以为她在家,父母以为她在和朋友出游,这方面没问题,那毕业证书的事情呢我问他,他回答我:[当天没领取的都会放在教务处,整个暑假都可以去拿,不用特别约时间,人没到学校也不知道你甚麽时候去拿。]

儿媳妇吃得好爽|师生辣文师生边h边做题——搔痒女生之家

很好,这样就百密无一疏了,纵使有人打给她的电话不接,也是他自己回去之後要解释。终於,到了能玩弄晓瑜的时刻了。之後男子带我到准备室,准备室称为外房,旁还有一个小房间称为内房,晓瑜就是被囚禁在此,内房里还有浴室和茶水间供应基本需求。

透过房内各种角度的摄影机可以清楚看到,晓瑜穿着制服,被以X字型的方式束缚在一张平放的刑床上,双手双脚各夹约70几度,手脚微微挣扎,被带上了黑色眼罩,嘴里再呢喃些甚麽但听不到(先前提过凌辱过程会被记录)。那名男子和我说:[您要的助兴工具都在内房里面了,那麽请注意时间,用''餐''愉快。]

我看了看表,2:30左右,他们抢夺了晓瑜的手机後找高手破解锁定密码进行了资料备份,其中由和她家人的群组得知,她约莫10点多到家,这表示我可以享用晓瑜5、6个小时左右,剩下时间就让她洗澡和搭车回家。男子给了我一把开内房门的钥匙後就离开了,内房的门锁是双向锁,进出都需要钥匙。外部事务都处理好後,我带着紧张兴奋的心情打开那扇门,准备享受晓瑜的一切......

我一开门,马上听到晓瑜因为挣扎导致手铐和脚镣的喀喀声

我心一惊,明明隔着一面墙,刚刚在外房看监视影像却甚麽都没听到,一进门却听得如此清楚,想必内房的隔音效果是一等一的,总使警察就在外房,只要用柜子冰箱或大画等物挡住小门,也根本不会发现还有另一个房间

我阖上门,一步一步走向我的猎物,终於只剩我和晓瑜在这个空间中了。晓瑜听到有人开门和步步逼近的声音,用那嗲嗲的、带有哭腔的可爱声音说:[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说话,先是看了看她的穿着,和上次等红灯时看到的体育服不一样,今天穿的是制服,应该是名校自古以来的传统规定,进出校门一定要穿制服的缘故吧

她自己一定没想到,原本以为最後一次穿制服可以留下美好的回忆,却因为感冒回忆缺席了,今天穿制服要补拿证书还被抓走,让别人享受她的制服诱惑,想必心里一定万般难受吧。没办法,Today isn't ur day. ,亏你生日还是信运的7/7,咦7/7不就是今天吗真是太信运了,可以享用一个刚满18的女生的肉体,当然对晓瑜来说会是个难熬的一天,种种的巧合(、制服、生日、娃娃音、梦想中的脸蛋、脚ㄚ...等)都让我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

是否当晓瑜成为受精卵的那一刻起,这一切就决定好了呢她目前为止的成长、所受的际遇、食衣住行等,都是为了在今天能把这最青春美丽的时刻献给我呢看起来答案是肯定的,当然对晓瑜来说则完全相反,已经可以笃定今天是她生命中最悲惨的一天了,谁叫这是你的天命呢就让我来帮你过生日吧嘿嘿~~

儿媳妇吃得好爽|师生辣文师生边h边做题——搔痒女生之家

继续欣赏晓瑜的穿着,s号的白色短袖制服,露出她纤细的手臂,有些女生明明很漂亮,但手臂就是肉肉的,有些则是太瘦,看起来一折就断,但晓瑜的手臂比例完美,不瘦表示她吃得好会照顾自己的身体;不胖表示她注意形象,懂得打理自己、展现自我

而当她知道自己这维持了好几年的身材就要被眼前的变态享受,心里很不是滋味吧,而这种女生只要一处比例完美就处处完美,光看手臂就知道晓瑜的身材是个完美的美人胚子。因为双手被强制向上固定成Y字型,还可以看到晓瑜微湿的腋下,还有一点毛呢,也因为双手是被撑直的关西,逼不得以挺胸撑起她的乳房,目测有B吧,透过房间充足的灯光可以些许看到她的深色内衣和肉色的身体,在往下看,唉呀真是可爱的小肚脐呢!我用右手食指轻点一下晓瑜的肚肚,手铐脚镣马上喀喀作响,又是用她嗲嗲的声音笑我求饶:[求你不要,拜托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