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吞吐巨硕紫黑狰狞,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不是说只要我不死的话,堂嫂不会对其他人下手的吗?

神婆这又是怎么回事?堂嫂为什么会对她动手了?


这个时候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心中虽然很害怕,但是此时我的求生欲望已经掩盖了心中的惧意。当神婆满脸狰狞的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闪躲了,猛地大喝一声,奋起一脚直接踹中了神婆的小腹。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妪,按理说身体素质应该不怎么样的,可是我这奋尽全力的一脚踹在她身上之后,她仅仅后退几步,然后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再度朝我扑了过来。

她的口中还发出嗬嗬古怪之声,口水流淌,似乎在她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道美味的大餐。

我吓得嗷了一嗓子转身就跑,身后神婆嘶吼咆哮着紧追不舍。

她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没有地方跑,只能冲向那破茅屋。

现在也顾不得会不会触怒那破茅屋中的白衣女鬼了,我直接撞开了破茅屋的房门,滚了进去。

神婆眸中绿芒大盛,脚步仅仅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直接迈进了这破茅屋之中。

阴风阵阵,那白衣女鬼的身影再度出现,绝美的容颜上出现些许的厌恶之色,这样的表情是针对被鬼附身的神婆的。

“滚!”白衣女鬼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声音清脆,很好听,只不过那种语气太过冷了一些。

神婆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语气嘶哑怨毒的说道:“不关你的事,把他交给我!”

白衣女鬼看着她,脸上出现不耐之色,眸中闪烁光芒,声音更加冰冷的说道:“滚!”

神婆桀桀一笑,嘶吼着朝白衣女鬼扑了过去。

白衣女鬼怒喝一声,这破茅屋的温度直线下降,那股森寒之意更重。

虽然不是针对我的,但是我这小体格哪能经受得了这样的折腾啊!很干脆的再度晕了过去。

在意识昏迷前,我听到了白衣女鬼传来一声痛呼之声,然后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了,天际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我再度在那破茅屋的外面躺着……

慢着,那间破茅屋呢?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之前那破茅屋的方向,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些乱石存在。

我扫视了山峰上四周,没有看到破茅屋。

要不是这几天我亲身经历这一切,甚至都会以为我是在做梦。

破茅屋不见了,白衣女鬼和神婆也不见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我记得在我昏迷前,好像听到了白衣女鬼的痛呼之声。堂嫂不是挺忌惮白衣女鬼的吗?

她有能力伤到白衣女鬼?

山风拂过,有些冷,我哆嗦了一下。

这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破茅屋都已经消失了,实在太过诡异了,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用处了,我脚步踉跄的急匆匆的往山下跑。

现在我的心里很乱。

昨天晚上堂嫂没有来,而神婆则是被鬼上身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堂嫂干的。

如果真的是堂嫂干的话,那就糟了。

之前神婆跟我说,堂嫂没有杀掉我之前,应该不会对其他人动手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出现了别的变故了。

如果昨晚神婆鬼上身是被堂嫂控制的话,那么我爸妈那边会不会……

不会,一定不会的,毛少强你千万别乱想!

这种自我安慰的方法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让我心中更加的焦急担忧起来。

我现在只想尽快赶回村子,找老爸老妈。

匆匆下了山之后,我朝我们村子的方向跑去,心中不停的祈祷着。

离开山脚没多久,看到路上有个在田里喷农药的老汉,我想起了一件事,停住了脚步,对着那老汉喊道:“大爷,跟你打听个事!”

老汉看着我,挺热情的,说道:“娃子,打听啥事?”

我指了指身后的那座山,说道:“您老知不知道那座山上有座破茅屋?”

听我这么一说,老汉看了看那座山,脸色有点迷茫的摇摇头,说道:“没听说过,那座山老头子我也去过几次,没有见过什么破茅屋!”

听老汉这样一说,我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起来。

告别了老汉,我加快脚步朝我们村方向跑去。

我现在真的弄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做梦了,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做梦的话,这个梦也实在是太过真实了。

一个多小时后,我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我们的村口。

有一个青年站在我们村口,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手里拿着一个罗盘类的东西,在那里也不知道摆弄着什么。

我这时候心急,也没时间过多的关注他,从他身边跑过,想要快点回家。

而就在我刚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出手一把拽住了我。

猝不及防,我被他这猛地一拽直接摔倒在地了。

“你他妈有病啊!”我暴怒开口。

现在我心里很急,实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个村子不能进,进去就出不来了!”他沉声对我说道。

“放屁!”我从地上爬起来,冲他吼道:“我家就在这里,我前两天的时候才……”

“你看清楚,没看出来这村子有古怪吗?”他直接打断我的话,声音低沉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看向村子。

刚刚太过焦急,没有注意。现在他这么一说,我确实发现村子确实有点不正常了。

现在已经是早晨七八点钟了,但是村里却很安静,没有鸡鸣狗叫,村子里大马路上也没有人影,家家户户紧闭房门。

诡异的死寂,很不正常。

现在是大白天,但是此时的村子,却给我一种很阴森的感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呆呆的看着面前这死寂的村庄,心中一片冰凉。

青年抿着嘴,眯着眼睛看着我们村,喃喃说道:“阴气很重,有脏东西作祟,并且看样子不太好对付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回过神来,看着他,焦急的说道:“求求你,救救我家里人,我爸妈他们还在村子里,求求你……”

这个人应该有些本事,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说出刚刚那句话了。

我现在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了,哪怕是一根稻草我也不能放弃,没有办法,只能求助。

他没有理会我,盯着村子,不时的又会看看手中的罗盘。

罗盘上指针转动的速度时快时慢,上面的那些东西实在太过繁琐,我也看不懂。

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收起了罗盘,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你们村子里,这段时间有没有死过人?嗯,就是突然暴毙的那种。”

哪是突然暴毙的啊!明明就是厉鬼来寻仇的啊!

我急忙将前几天的事情都跟他说了,包括大伯一家死绝,加上三婶四婶和我那几个堂兄死状凄惨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很是详细。

听我这么一说,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看着我,语气有点怪异的说道:“你是怎么逃过一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