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在野战——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禁忌

雯丽好不容易弄乾净裙子和自己的情绪,接过了张先生的柚子。靠内侧的房门吱格一响,出来一个男生,旁若无人地走过她面前,走进厨房,拿了一瓶咖啡牛奶出来,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先生苦笑地说:“那就是我儿子,张明远了。”

穿着裙子在野战——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禁忌的果实

雯丽有些惊讶,她以为张明远是高中生,应该会看起来很瘦小,然而张明远看起来好像比她年纪还要大一些。

现在孩子的营养比我们当时好。她又老派又心酸的想,她现在还没有张明远一半成熟呢。

终於和张先生寒暄完,她拎着书包走进张明远的房间,这房间竟然比她家的客厅还要大,一张大书桌好像只会出现在总裁的办公室里,而张明远并没有坐在书桌后,而是躺在旁边的床上,翻着一本杂志。

雯丽一眼看到杂志上姿态挑逗的裸女,把眼睛转开,说:“张明远,你现在年纪还小,不能看这个吧。”

张明远动都没动,说:“老师,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穿着裙子在野战——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禁忌的果实

张明远的声音也比她以为得要成熟。简直像个同龄人。雯丽摇摇头,把书包放在张明远的办公桌上,说:“我能不能先看看你的成绩单?”

啪的一声,张明远丢下杂志,走到她旁边,没有叫她让开,直接从她胸前摊手过去,打开了桌上书架的小抽屉,抽出成绩单,递到她面前。

雯丽强行忍住个人空间被侵犯的感觉,看了他一眼,接过成绩单,张明远的名字不高不低,既没有什麽突出的,也没有什麽明显的弱项。雯丽叹了口气,说:“你觉得哪里会比较差呢?”

她抬起头,和张明远的视线对上了,张明远的眼睛里似乎有什麽她不明白的东西。

“老师,我学习好会有奖励吗?”他突如其来的说。

雯丽一怔,眨了眨眼睛。她不知道这个奖励是不是要从工资里拿。如果买太贵的东西,这个打工就没有意义了。

穿着裙子在野战——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禁忌的果实

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张明远一手撑在桌子上,说:“老师,不会花什麽钱的。你放心。”

雯丽尴尬地笑了笑,说:“有的吧。你要什麽样的奖励呢?”

张明远眯起了眼睛:“到时候再看咯。”

雯丽没来由觉得很不舒服,好像自己的存在感被成倍的放大了,被张明远的眼睛看得不知何处容身才好。她转过头,看着书包,说:“你先坐下吧,我们可以从你的国文开始,怎麽样?”

其实张明远没有想象中那麽难对付。雯丽揉着酸痛的肩膀想,还是很乖巧的孩子,除了让她很不舒服的裸女杂志,但高中男生可能就是会看这些东西的吧。只是张明远懒得在她面前掩饰而已。

张明远好像累了,坐在一边。门一响,张先生探头进来,问:“要不要吃东西?”

雯丽说了声好,於是张先生叫她出来到厨房喝咖啡。雯丽跟着去了,张先生用的杯子很古朴,看她注目,他笑着说:“Whittard of Chelsea。”

雯丽笑了笑,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张先生在说什麽。她从热热的杯子里喝着咖啡,忽然注意到一个小小的疑惑。她说:“张太太呢?”

张先生也捧着杯子,闻言脸色有点黯然,说:“我太太很早就离开我了。”

雯丽同情地看着他。壮年丧偶,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痛苦的打击。想必张先生很爱张太太,这麽久都没有想到续弦。

张先生好像也能看透她的心事,笑着说:“怎麽,你要可怜我吗?”

雯丽赶快摇头,她怎麽能去可怜张先生。张先生这麽年轻俊美,只要有这个念头,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他。

“和我儿子补习得怎麽样。”张先生问。

雯丽笑了笑,由衷地说:“令郎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而且很乖,我想他的成绩一定会提高得很快,您完全不用担心。”

张先生也松了口气,说:“那好。”

雯丽开始感觉胃里很热,额头上渗出微微的汗水。又不是盛夏,怎麽会忽然这麽热。脸颊好像也开始发热。她低着头,感觉有点尴尬。

“你裙子怎麽了?”张先生忽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