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比较污的小说片段,在浴室里啪啪故事

炒鱿鱼

A市对于程暖心来说,是人生的另一篇章的展开,她没想到在这里她的平静的人生,会一点一点,泛起波澜……


“暖心,这些东西先放在你这里,你帮我保管,拜托啦!”公司的同事急忙忙地把手中的袋子塞给程暖心,程暖心还没来得及说话,另几个同事也匆忙忙的挤上来,塞给她一堆袋子,转身就往楼上走去,边走边着急地说:“暖心,我们也交给你了,拜托你帮忙看一会……”


“哎,经理不是出差了吗?怎么会再这时候回来?”


“对啊,对啊,还好我们的消息灵通,不然被经理知道,我们上班时候出去逛街,肯定会炒鱿鱼……”


“还好有暖心在前台,不然我们的东西没地方放。”


“嗯嗯!”


“快走吧,别聊天了,一定要赶在经理到公司时,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程暖心把袋子一一放好,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同志上班时间以跑业务为借口,出去逛街,上司回来,又急急忙忙地赶回来,这些东西全丢给她这。


也不怕她把东西弄丢或拿走,同事们的信任,程暖心的心里还是暖暖的,她也没想到她会通过公司的面试,简直是运气爆表。


记得前段时间,她还一脸青涩,背着小书包就来到了赵氏集团应聘。当时主管问了她一个问题:“如果让你加班,你们加班到几点?”


“领导说是几点就是几点!我不怕熬夜,还肯吃苦,请贵公司能给我机会!”


当时的她没有其它的想法,只是照着本心回答,一同来应聘的人都被她的话逗笑了,抿嘴偷笑,她以为她的应聘又会失败。


最后出人意料的是,在众多佼佼者中,她是唯一一个被录取的人,同时,她也因为本身长相甜美,被公司安排到前台,接待来往的客人,为入公司者解答。


“暖心,下班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个饭。”孟梦主管优雅的踩着高跟鞋走到前台,向程暖心发出邀请。


程暖心真心待人,身上有一股天真的傻劲,吸引人忍不住靠近,孟梦对她很有好感,想着一起吃个饭,增进感情。


程暖心微愣,受宠若惊地微张唇瓣,左右环顾,确认主管是在对她讲话,回神激动地点点头。


孟梦被程暖心的反应逗笑了,清清嗓子,说:“下班在这里等我。”话落,看她一眼就走了。


对着程暖心,她总能没了架子,要是让熟识她的人看到,一定不可思议。


“一个刚进公司的小职员,能得到主管的青睐,除了她的性格,我们还要想想其他的东西,比如说,走后门儿什么的。”


和她一样是前台的小月,见主管主动邀请她去吃饭,心里感觉不舒服了起来,嘟囔道。


说实话,程暖心不仅长得可爱,做事也是非常的认真,十足的乐天派,如果不是运气好到让她眼红,她才不会针对她。


“小月,等下班,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程暖心见小月盯着她走神,挥挥手,提议到。


小月回过神,程暖心眨巴着圆圆地大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小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答应了。


其实撇开程暖心刚来就深受主管的青睐,让她嫉妒以外,小月还是挺喜欢暖心的,毕竟暖心不恃宠而骄,对同事们都很好,和公司的大部分人的关系也都很好,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A市的夜晚给人的感觉是那么明亮,而且朋友还在身边,暖心觉得,人生最好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她笑着对小月说:“为了庆祝小月和我们成为好朋友,我提议我们一起去喝酒吧!”或许是景色太美,暖心也觉得要尝试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比如说喝酒。


“好呀好呀,我们去最大的酒吧――“夜色”喝酒行吗?”小月激动地说道。小月就是本地人,她在这个地方生活了20多年,她对这里的每一条街,每一个店铺都无比的熟悉。


“不行,最大的酒吧太乱了,我们还是去小一点的吧,比较安全,毕竟,我们三个女生。如果喝多了就不好了!”果然还是主管心思缜密。


小月说:“那我们去那家新开的酒吧“北澜”吧。我之前可是一直想去的呢!而且听说那里的调酒师很帅哦!”暖心和孟梦哈哈的笑了笑,点头答应。


一个小时以后,酒吧内。


“干杯!!!”


一杯酒,一份情!三个貌美的女子,在这个大城市拥抱得到了友情与温暖!


“我觉得我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了你们!像主管是真的真的很照顾我,小月虽然平常不和我说话,但是我知道她有时心里也是想着我的。”暖心红着双眼说道。


“怎么可能,我正看你不顺眼呢,我才不会想你呢。”小月像是喝醉了,悠悠的说道。


“你呀,就是死鸭子嘴硬。上次你请大家喝奶茶,在暖心的杯子里给她放了两份红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你快说你为什么知道暖心喜欢喝红豆奶茶呢!”孟梦永远是洞察一切的人,直接戳破了小月的“谎话”。


小月不好意思红了脸,映着灯光,十分好看。


谁知,她却道:“有一种感觉就是,你能一眼就知道他是不是好人,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不是值得深交的人。我很喜欢暖心没错,从第一次我就想和她交朋友,但是看到她看那么优秀并且受到大家的青睐,我又不好意思,所以……”


“你不知道,从我第一次进公司,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当时的你正在奋笔疾书写的策划案,我从你的身边走过,可你并没有注意到我。等我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想抬手向你打招呼,你却连头都不抬!我当时很尴尬,所以我后来才没有和你说很多话。但是我知道你和我都是一类人,都是为了工作,奋力拼搏,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惜一切的女孩子!我喜欢你!”暖心的话让三个女孩敞开了心怀。


她们大声唱歌,尽情摇摆,尽情宣泄不愉快,她们眼里,全是彼此。程暖心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幸运,一路顺风顺水,有这么多喜欢自己的人。


“暖心,扶着小月上车,我送你们回去。”孟梦主管摁下小月乱动的手,朝车走去。


程暖心的头也晕呼呼着,头顶有几颗星星在转圈,点点头,帮忙搀扶着小月坐进车里。


次日――


“暖心暖心,你知道吗,总经理要来我们公司啦。听说总……总经理不仅长得帅还没有女朋友!他几乎是我们公司所有女员工心中的白马王子!好激动啊好激动啊,听说他今天要从前台走过,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哪怕远远的看他一眼,我也心满意足了!”


小月这个花痴从早上到中午一直念叨个不停,自从昨日她们共同大醉一场以后,她们之间隔阂的隔阂也随之烟消云散了,现在感情更是亲如姐妹。


不过,这个总经理被小月说的传呼其神,程暖心的好奇心被勾起,也有点想见见这个总经理了。


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生活会因为他而彻底改变。


一直到晚上他们也没有见到,这个传说中的总经理。小月沮丧的下了班,临走的时候还对暖心说“感觉世界不会有爱了。”


暖心还要继续加班,她想要拿下这个季度的最优秀员工奖。到时候,她就可以骄傲的对着爸爸妈妈说,看你们的女儿很优秀,已经长大了!


已经是深夜11点了,值班室的灯还亮着,暖心还没有下班。终于最后一个字节比暖心伸了伸懒腰,发现自己的脖子都僵硬了。


暖心看手表上的时间,都已经是深夜11点了。她慌张的拿起包,整理好文件走向楼梯,准备下班回家。


电梯门刚打开,暖心突然想起,她好像有东西忘了拿了。


她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也没有想到什么,摸摸包,惊呼:“手机!我手机忘了拿了,手机还在值班室。”


暖心飞快的跑向值班室。值班室里黑暗着空无一人。暖心此刻的心跳,随着刚才的疾跑,变得更加快了起来。


刚才加班时还不觉得害怕,此刻暖心竟有些害怕了。


好不容易克服了恐惧,暖心拿了手机。正要走近电梯门口,电梯门突然要关了!暖心飞快的大跑了两步,大喊:“等一下请等一下,别急着关门,请等等我!”


千钧一发之时,一双有力的手止住了正在关闭的电梯门。


“谢谢,谢谢你!真不好意思先生!”程暖心跨进电梯,感激地道谢。


“没关系。”


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暖心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一个很帅的男人!眉眼之间,英气非凡,高挺的鼻梁,挺拔的身姿,看他的眼睛,让人不自觉的沉沦下去。一个会让女人疯狂爱上的男人!这是暖心对他第一眼的总结。


但是暖心不知道的事,这个男人也在打量着她,并且在打量之后,她的样子长相给这个男人带来的震撼还不止一点!


“暖心暖心,我的女儿呀,你到哪里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快回来妈妈好想你!”这个男人的耳边又回响起了妈妈日日念叨的句子。没错,现在这个现在程暖心旁边的男人就是赵氏集团的总经理,赵赵向阳!


“像!像!像!真是太像了!如果把脸上的妆去掉,简直是和妈妈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赵赵向阳心里被震颤到了。原本加班的困意顿时全无,脑海里全是当年走失的妹妹和家里哭泣的母亲!赵向阳的思绪不进被带回那年那个夏天……


那天,天很热。暖心从小怕热非要闹着吃冰淇淋。带着暖心玩的是世家好友的儿子林林冰晨!林冰晨拿小暖心没办法,只能努力完成小公主的愿望。看着小暖心吃的满嘴都是,但是两眼之间全是满足。然而,小暖心对什么事都没有任性过的乖孩子,确实对冰淇淋情有独钟,尤其是红豆冰淇淋!


“哥哥,晨哥哥,我还想吃。”小暖心撒娇道。


“不行,吃一个就行了,吃多了会拉肚子的。你还这么小,很容易生病,等你长大了,晨哥哥多给你买一个!”


“就一个晨哥哥,就一个嘛!我也长大了呀,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叫我姐姐呢,我是大孩子了!”暖心的小嘴开始撅了起来,两个小眼睛也是泪汪汪的,看的林冰晨心里满满的不忍!但是,为了小暖心的健康,绝对不能给她买!上次暖心吃了两个冰淇淋拉了两天肚子而且还发了低烧。


“晨哥哥是不会给你买的。暖心想想别的有没有想吃的,晨哥哥买给你。”林冰晨看着她泪汪汪的小眼睛,狠下心说,“你是真的还小,忘记了上次发烧是什么原因?忘记了上次拉肚子什么原因?”


“好吧,我知道了!”


伴随着不解和不甘心,小暖心放开了一直被林冰晨牵着的手!林冰晨以为暖心在使小性子,也没有过多的安慰她,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暖心身边,就一定不会有事。


走着走着,又路过了一家冰淇淋店!暖心的眼睛不禁多看了几眼,但还是被林冰晨叫走了。


“暖心,你看,前面就是游乐场,哥哥带你去做摩天轮,然后我们去做大飞船好不好?”


“嗯,好。”


第2章累了

他们本来在排着队,就在此时,人越来越多,暖心突然说累了。林冰晨只好让暖心待在原地,自己去买票。随后,林冰晨买票回来后发现,原地除了涌动的人潮,早已不见暖心的身影!


“暖心,暖心,你在哪?快出来!晨哥哥带你去吃冰淇淋!”一个十岁的男孩顿时也慌了脚。突然,林冰晨想到了什么:“冰淇淋,没错,冰淇淋!暖心一定是去冰淇淋店了!”林冰晨飞快的跑向冰淇淋店。


原先路过的一家没有,问了老板也没见过暖心!


林冰晨又赶紧跑向下一家。汗水打湿了衬衫,原本不符合气质的稳重也被焦急撑破,换上了原有十岁孩子的不安与着急。终于,有一家店铺老板说见过暖心,他说刚才有个女孩来到店里想吃冰淇淋,但是没有钱,老板一看是原先买冰淇淋的小女孩,见她长的还这么可爱就送了暖心一个冰淇淋,然后就看到暖心蹦蹦跳跳的拿着冰淇淋出去了,然后就没见到了!


林冰晨此刻的心情又是喜又是悲。喜的是终于有了暖心的消息,悲的是却不知道暖心去了哪里!万般无奈下林冰晨给赵向阳打了电话。


“赵向阳,我,我把暖心弄丢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和暖心走丢了,我刚才去买票,暖心就跑远了……”


“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我妈妈!”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他眉头有些皱,算算也有二十年了!暖心也应该长这么大了吧!赵向阳心里想着。


暖心以为脸上有什么东西!难道是熬夜加班脸上憔悴了?妆花了?还是有眼屎?


“先生,你这么看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暖心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道。


这个动作是暖心小时候的招牌动作,她总会这样看他,但是她的眼里并不是陌生,而是依赖。


这双眼睛还是那么黑那么亮,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哦,没事,就是看你有些眼熟,小姐长得很漂亮,不知道小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程暖心,刚到公司来不久,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呀?”


暖心!仅仅只是姓名之差!这难道又是巧合吗?看着程暖心伸出的右手,赵向阳的手不自觉的握了上去。


“你好,我是赵赵向阳。”


始于初见,礼尚往来。


“赵赵向阳!好熟悉的名字!你是!你是!你是总经理?”


瞪大双眼的暖心变得更加可爱。电梯里微弱的光在暖心的眼睛里闪耀了起来。赵赵向阳心里的异样感越来越强,都被他压下。


找了妹妹这么多年,一次一次的失望,已经让他经不起打击,不敢再轻易冒险。


很快,电梯到了一楼,她听见叮的一声,然后松开了他的手,朝他笑了一笑。


“总经理,再见。”


程暖心嘴角两边上扬,露出牙齿,脸颊凹陷,浅浅的酒窝,恍惚了赵赵向阳的眼睛。


她的样子,让他又想起了些往事。


“哥哥,你看我的布娃娃好不好看。”小小的赵暖心迈着小短腿跑进书房,丸子头抬起,炫耀着把手中的布娃娃放在赵赵向阳面前。


赵赵向阳无奈着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一脸肉肉的暖心有些无奈。


十岁的他早已经开始接受各种教育,为了以后有能力接管公司,这个时候若是她一直缠着他捣乱,他的书是肯定没办法看的,不过她就是他心里的小宝贝,他不宠着她宠谁呢?


“好看!”赵赵向阳宠溺着捏捏程暖心的脸颊。


得到表扬的程暖心,抱着布娃娃,高兴地蹦跳。眼神的光芒跟现在程暖心的眼神一模一样。


等赵赵向阳回过神来,程暖心没了踪影,他有些失魂落魄。


“程暖心……程暖心……”


赵赵向阳喃喃自语越想心里的感觉越强烈,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是我。”赵赵向阳此时此刻心里五味杂陈,妹妹是因为林林冰晨才走丢,他两一起找了这么多年,最后的结果都是失望。


“赵向阳?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音色没有丝毫的困意,显然还在工作中。


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冷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拒人千里之外,性子执拗不说,而且认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而且还是难得的经商人才。身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更是让他做事稳重!果断!


“我今天遇到一个女孩,我感觉她就是暖心!这次的感觉不会错。”赵赵向阳还是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他认为,需要和林冰晨说一下。


此刻,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林冰晨也不由得心头一颤!林冰晨知道,如果赵向阳没有很大的把握是不会和自己说的,虽然赵家很希望找到女儿,赵向阳很渴望找到妹妹,但是赵向阳还不至于到冲动到没有把握!


虽然以前有些疯狂,看到一个像暖心的人都会想方设法,去调查,却都是在做之后才告知他,暖心的走丢最大的责任在他,林林冰晨心里很愧疚。


“去调查吧。”林林冰晨轻启薄唇,高冷的冰冷划出一丝裂痕,略显着急,当年他把暖心弄丢,赵家的人没有怨他怪他,不管怎么样,他比赵向阳更迫切找回暖心。


现在冒充的骗子很多,还好赵向阳理性在,他相信他会调查清楚再下定论。


“对!”


“好,那我就等你最后认证。”


“林冰晨,我们找了这么多年,如果这次再不是暖心,我怕妈妈是真的经不起打击了!”果然,有些话,还是只能和林冰晨说,赵赵向阳轻叹一口气,似无奈,似仿徨。


“我相信你,以往你都是等调查结果出来在告诉我,这次,你先告诉了我,说明你的强烈感觉,这世界有一种心灵感应,是科学都无法解释的,赵向阳,也许,这次你真的找到暖心了,我期待最后结果。”林林冰晨虽不相信世人所说的命运,他觉得让是弱者的借口,但赵暖心,他宁愿选择去相信奇迹。


“以前有好多个叫暖心的,也都和暖心的模样很相像,可是这次给我的感觉不止是长得像,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是在以前多个暖心身上没有的,这也是我认定的原因!可我就怕一个万一……”昔日,英明神武的总经理也变得不坚定自己了!


“如此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吧!看看谁先找到结果。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


“程暖心!”


“赵向阳,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暖心不会丢……”林林冰晨重复千篇一律的话,话还未说完呢就被打断,“林冰晨,不怪你,不是你的错,你也折磨自己这么多年。”


林林冰晨紧握着手机,贴着耳边,嘟嘟声传来,迟迟未放下。


当年把赵暖心弄丢,他就逼着自己强大起来,快点长大,找了她足足十几年,每失望一次,愧疚深一分。


“暖心,真的是你吗?我会无止尽的找下去,直到你找到你为止。”


在电梯遇见赵赵向阳已经过去几天,程暖心也在没见过他,逐渐把他抛到后脑勺。


暖心并没有告诉孟梦和小月她遇到总经理的是事。暖心觉得总经理是不会记住想她这样的小人物的,说了也没用。


然而,暖心完全没有想到,总经理不仅记住了,还怀疑可能是他的妹妹正准备调查她。


明亮整洁的办公室,太阳余晖投影在黑色西装,一脸深沉的男子身上。


“咚咚咚。”


“进!”


缇娜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进入了总经理办公室,缇娜是赵向阳的金牌秘书!只有到重要项目重要会议赵向阳才会带着她,平常根本不会叫她。这样缇娜也百思不得其解!


“总经理,你找我有事吗?”


“你去帮我弄一根,程暖心的头发!”


“是!”


没有过多的问题,老板的话就是圣旨,这就是缇娜心中的宗旨,这也是赵赵向阳喜欢缇娜的原因之一,识大体,不多话。


缇娜出去后,赵向阳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也出了办公室,他本想亲自去取,怕会引起暖心的反感,在事情没有确定前,他不敢靠近暖心。


现在他有更要的事情要做,比取赵暖心头发更重要的事情,他要比林冰晨更快一步查到暖心这些年所有的经历。


其实缇娜也知道,赵总肯定是为了妹妹的事,这不显而易见吗?头发能干什么?DNA呀!DNA能干什么?做亲子鉴定呀!不过,她得好好想想,怎么把老板交代的事做好。


缇娜仔细想了想,程暖心这个名字确实有些熟悉,前天听同事提到过,说这个女生做事勤快,人也长得漂亮,有几个总监都想提拔提拔她。和赵暖心走得近的除了接待组的小月,还有孟梦总监。


孟梦!缇娜突然想到了什么,鲜艳的大红唇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缇娜姐,你叫我来什么事呀?”孟梦还是一如既往的得体,不过在缇娜面前,少了一份自然。


“小梦,姐有件事要找你帮忙。你一定要帮我哦!”


没问题,缇娜姐,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一定帮!孟梦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原来是来找茬的,还以为工作上哪里有纰漏呢。


前台不是新来一个员工吗,叫赵暖心对吧?你帮我弄到她的一根头发交给我!


啥?头发!缇娜姐你想干什么?暖心她很老实的,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而且她还很好学,一直再学习新的工作。如果这个丫头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我带她向您道歉。孟梦顿时慌了脚,难道暖心做错了什么事?


停!停!停!你傻呀,我要她的头发干什么?我是替总经理要的,他让我把赵暖心的头发搞到手,我这不是觉得你和她走的比较近嘛!如果我贸然前去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你就不同了,你和她比较近,弄根头发应该不是难事吧!


第3章真的很像

总经理要的?难道……?孟梦顿时明白,以前公司里也有一个女孩,总经理看她长得像小时候的妹妹,就拉着人家去做亲子鉴定,还没做的那几天那个女生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把自己当成赵家大小姐,吩咐这个吩咐那个的,最后还是被赶出了公司。原来缇娜像默默的进行这事!


没错,就是总经理要的!交给你了孟梦,尽快完成总经理的任务哦!


暖心还在前台一丝不苟的记录着信息。透过灯光映射出暖心的侧脸确实好看,给人舒服的感觉,确实和总经理蛮像的。


仔细看的话,他们两的样子还真是如出一辙。


暖心,过来休息会,来喝杯咖啡。纠结的孟梦还不知道怎么把头发弄到手。


好的孟梦姐,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只看到暖心快而有序的把资料收拾好,然后蹦哒蹦哒地向孟梦走来。


喏,暖心,你的咖啡,多给你放了些糖。眼睛看到暖心的头发时,发现她原先扎紧的马尾变松了,孟梦顿时找到了方法!


来,暖心,坐在这喝,我帮你把头发整一下,都被你蹦哒松了。


好的,谢谢孟梦姐,你对我真好,你要是我亲姐姐多好呀!


单纯的暖心不知道孟梦要干什么,她只知道,孟梦对她很好,她很喜欢孟梦。那句姐姐是暖心真心想说的话,而孟梦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孟梦心想:我也愿意做你的姐姐呀,不过,可能的话你马上会有一个哥哥,有了哥哥你肯定不会需要姐姐的。


只见孟梦手指飞快的在暖心的头发上翻飞,正趁暖心不注意时,孟梦温柔的扯掉了一根头发,温柔到暖心没有察觉出来!


看着手机的一根发丝,孟梦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暖心的事!可是也没有办法不做,她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前台,硬着头皮把头发交给了缇娜。


赵赵向阳把得到的头发以最快的速度送进了医院,他现在还需要赵父赵母的头发,之前一直都是用他的头发来,他担心会有什么出入,这次为了保险,不出误。


因为对程暖心的强烈感觉,所以让赵赵向阳不得不镇重,他开车回了赵宅。


另一边林林冰晨派人调查程暖心的家庭情况。


“哥,怎么现在回来了,公司今天没事吗?”赵暖言一身粉色连衣裙,挎着白色的包,从楼梯上下来,看样子准备出去,刚好看到进门的赵赵向阳。


赵赵向阳微皱眉间,轻撇了一眼赵暖言,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走向客厅的沙发,对着家中的仆人张妈说:“张妈,你去楼上,把我爸妈叫下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跟她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