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棒别舔了快用力——亲嘴揉胸摸大腿激烈,背叛

这句话的音量成功惊动了教室里的同学,桐谷大大咧咧的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一脸傻笑。

大量目光猝不及防落到了夏纯身上,夏纯用力的弹了一下。她慌乱的四处看了几眼,然后拿起书本捂住脸,生怕被前面那个人注意到。

果然,动静成功吸引了讲台上拿着书的男人。松岗宫城放下了书,拇指和中指分开,用捏住整个眼镜框架的姿态,将高挺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扶了扶。

“没有经过我的许可,在这个课堂上不允许讨论,这是规矩,各位务必牢记。不守规矩的学生,是一定会在我这里受到教训的。”

好棒别舔了快用力——亲嘴揉胸摸大腿激烈,背叛[SM]

松岗冷声说道,大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夏纯浑身发抖,她藏在书本后面,可是分明就感觉到了前面的那双眼睛正透过这本蠢书在看着她。

“是,松岗教授。”桐谷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夏纯本想闭紧嘴巴蒙混过关,可那个男人却直接点了她的名。

“坐在旁边那位用书遮住脸的女同学,你难道有什么意见吗?”

居然被点名了……夏纯紧张的咬紧嘴唇,这种带点质疑和压迫感的语气让她不由得起鸡皮疙瘩,身体的反应比她的思想要诚实多了。

“没…没有…”

“那请你把书放下好好看着我的眼睛行吗。”

这不是问句,这是一条命令,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把这句话以命令的形式说出来。

好棒别舔了快用力——亲嘴揉胸摸大腿激烈,背叛[SM]

夏纯的手指紧紧揪住了一页纸,一下用力过度,指甲把书页给戳穿了。

她缓缓的垂下手,露出了书后面的脸,依旧不敢与松岗对视。

时间停滞了三秒,夏纯感觉松岗在看她,然而三秒之后他的声音就正常的响了起来,是关于数学理论的,他现在已经开始讲课了。

说不定松岗没有认出她来呢……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像她这么没有存在感的女生,不被人记住是应该的,松岗教授这么忙碌,以前那段时间估计也只是他用来打发时间缓解压力的消遣罢了。

夏纯兀自想着,整节课上完全都在出神,她在学习方面是非常努力的,因为对于她来说,可以成为正常人的机会来之不易,她之所以可以考上这所大学,与自己的拼命努力分不开关系。

她不想再继续崩坏下去了。

好棒别舔了快用力——亲嘴揉胸摸大腿激烈,背叛[SM]

但是老师是眼前这个人,数学是必修课又不能不上,她短时间内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才能好好集中精神。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到了下课时间。夏纯拿起书准备离开,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同学们都纷纷起身往门外走。就在她即将迈出教室的时候,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夏纯自然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熟悉的口吻,让她浑身一凉……

站住不要动,要是移动了一步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僵硬的扭动脖子转向了四周,一眼就在讲台前看见正眯着眼看着书的松岗宫城。

只是转动了脖子而已,夏纯的手机马上又震动了起来。

他说,五下。

五下意味着什么,夏纯最清楚不过。

“日向同学,我们去吃饭吧?”

桐谷走了过来,他拍了拍夏纯的肩膀,想推着夏纯走。夏纯差点就移动了脚步,心里惊慌失措,她不停地摇头,拒绝着桐谷岚。

承受着桐谷不快的眼光的同时,夏纯抬眼看了一眼松岗,这个男人翻了一页书,然后看了眼腕表,把书合上夹在手臂中间,干脆果断的转身走掉了。

看起来就像不认识自己一样。

那条短信也许不是他发的吧,以前给他用来联系自己去开房的号码已经换掉了,他应该不知道自己的新号码。

不对,他是班导,他什么都知道啊!

夏纯已经紧张的快无法呼吸了,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

她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完全鼓不起勇气去查阅新信息。

“小日向,你……到底在紧张什么?”桐谷十分困惑的问道,而夏纯艰难的摇了摇头,把手机护在了胸口。

“桐谷君,你先回去吧,我,我有点事情要独自处理。”

她垂下眼睛,战战兢兢的点开了那条短信,发现原来只是一条垃圾短信。

桐谷岚见是她的私人事情,于是便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嗯,那再见。”

他朝夏纯露出了爽朗的微笑,然后摆了摆手,转身往教室外走去。

夏纯看见了桐谷岚被风吹鼓的T恤衣摆,她下意识的想伸手抓住,但指尖只是在原地动了动,就像没有出现过这个心思一样。

她想求救啊……带她离开吧,让她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哪怕只是假装。

隐藏在这副皮囊之下,心底深处的夏纯有着极为严重的受虐欲望。比起阳光开朗对她抱有好感的男同学,她心底其实更相信那个曾经已经与她建立起主仆关系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