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停继续舔我还要-乖把腿张开我要上你/西游

“不过,这些宫女你难道真的要带他们前往西天么?”

“这有何不可呢。佛法不就是要普渡众生么。贫僧发下大宏愿,就是要解救世人。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会变成一个美好的人间。所谓……”

“打住打住。三藏啊,你要想清楚,此去西天十万八千里,一路上她们的衣食住行都要你解决的。大唐境内还好,那两百羽林军已散了,若是出了国境,吃喝拉撒一并要你管着,你受理得过来?彼时你便觉得是身处地狱。”

宝贝别停继续舔我还要-乖把腿张开我要上你/西游却东行

“呃,这个贫僧倒是欠考虑了。不知师兄有何解决办法”

“不知三藏有没有听这样一句话。”

“什么话?”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知道。这是当年地藏菩萨眼见地狱中万千女鬼受到折磨,于是发下的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人类轮回无数,地狱从来不空。地藏现在还在地底下勤劳地工作着呢。”

“你知道就好。老衲现在就是此种心态。所谓红颜枯骨,那两百宫女所在之处便是地狱老衲发下宏愿,便是要普渡这些苦难的女子。”

宝贝别停继续舔我还要-乖把腿张开我要上你/西游却东行

“呃,贫僧怎么听着有点……”

“无论有什么都无关紧要。三藏你想啊,你是观音姐姐选中之人,若是她看见你带着两百宫女会做何感想。”

“说到观音姐姐,贫僧忽然想了起来。那rì在长安,你不是说你就是观音姐姐么?”

“呃,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个时候,观音姐姐本尊不便于现身,只好借用了老衲这纯洁而又英伟的**,来向你传达佛旨。”

“好吧。那这两百位女施主就交给师兄了。若是她们心生怨气,师兄不颂经渡怨。”

“好的,我一定rì夜cāo、哦不,超渡她们的怨气的。”

“那贫僧就放心了。天sè不早了,师兄,吃个便饭再走?”

“呃,这怎么好意思呢。老衲一向不贪口舌之yù。对了,是什么菜sè。”

宝贝别停继续舔我还要-乖把腿张开我要上你/西游却东行

“……”

“对了,两位师兄也是去西天取经么?”

“两位师兄?这里只有一位能算是你师兄,那就是老衲。这是我徒弟,你叫他师侄就成。”

“呃,那两位师侄。”

“三藏,你这是要讨打么?”

“对不起,口误。阿弥了个陀佛的。”

“…………”

“师傅哎,你们这对话是有多二啊。”

010 太白金星,你来晚了,唐僧被吃掉了

010太白金星,你来晚了,唐僧被吃掉了。(求收藏!)

“三藏啊,现在是到什么地界儿了?”

“呃,贫僧不知道。”

“你的那个皇帝侄儿不是给了你一张大唐疆域图么?”

“待贫僧取出来看一看。”

“如何?看出我们走到哪个地界了么?”

“呃,看不出来。”

“这是为什么?你不会是文盲吧,阿三。”

“别叫我阿三,叫我三藏或者玄奘,或者帅和尚都行。叫阿三,听着有股咖哩味儿。”

“咦,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师兄,你这什么眼神?难道我知道得太多了?”

“你怎么知道咖哩?”

“你那宝贝徒弟说我要去西天取经,天竺的风俗习惯必然要先有所了解,于是给我做过几顿咖哩饭。”

“呐呢?这二货徒弟,竟然给你开小灶,怎么不见你们叫我吃饭。”

“师兄啊,你应该感到庆幸,那味道太难吃了。总感觉那饭是在有狐臭的腋下放了几天。”

“好吧。我们还是说地图的事吧。”

“我没看懂这图,不是因为我文盲,而是我们大唐的陛下,很有野心。”

“什么意思?”

“呃,就是说,本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原则。某个二货画师。将所有的土地都归到了大唐境内,连最西边的大秦也概莫能外。”

“就是说这是一张废图?”

“师兄果然是大智慧,贫僧说得如此隐讳,师兄竟然一猜就准。”

“徒儿,饭做好了没?为师饿了。”

“马上得了。你们再等等。”

“师兄啊,你每天让小沙弥做饭,会不会有些不馁?他的手艺没问题吧?”

“这没什么,我和他说好了,每人做饭一个月。闰四月已经过了,现在轮到他了。你放心吃着便是。”

“是么?那贫僧只好却之不恭了。”

“等等,好像不大对啊,三藏。”

“是不对,这图完全没什么用了。”

“我不是说地图。”

“那是什么?”

“你为什么不做饭?西行取经不是你干的事么?怎么要我们师徒一路给你做饭?”

“呃,师兄啊。西行可是普渡世人的大业,怎么好分清你我呢?”

“放屁!阿弥陀佛,老衲又说粗口了。你个贼秃驴,分明是想偷懒,竟然哄我们师徒给你白做饭。你是要讨打么?”

“可是,贫僧不会做饭。”

“那你为何把那些宫女厨卫全打发走了。”

“不是师兄你说莫要让西行之心被这些俗人琐事所干扰么。你还说西行本就是苦行,忍得一切苦尽,便是甘来之时。”